广告

三菱电机多名工程师因超时加班致精神障碍自杀,定为工伤

时间:2018-09-28 作者:网络整理 阅读:
9月27日,日本三菱电机被曝出5名男性员工曾因长时间劳动造成精神障碍或患脑部疾病,其中2人已因过劳死而自杀。事件再次引发日本社会对过劳死的深入讨论,日本政府长期牺牲员工福利,以企业和经济利益为先的做法也长期遭到外界批评……

据朝日新闻报道,这5名男性员工年龄为20-40岁之间,皆为负责开发系统的技术人员或研发工程师。其中供职于Communication Networks Center(兵库县尼崎市)的40多岁员工,被认为因长时间劳动患精神障碍而自杀,并于2017年6月被认定为工伤,随后三人相继被认定为工伤。其中一人向媒体透露,他曾每月加班超过160小时。他们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碍或脑部疾病,甚至有员工患上脑梗塞或蛛网膜下腔出血。

事后,三菱电机表示将保护员工健康,努力控制员工加班时间。

“过劳死”问题在日本并不罕见,几乎每年都有相关报道。日本政府长期牺牲员工福利,以企业和经济利益为先的做法也长期遭到外界批评,但是过劳死的问题和根深蒂固的文化始终难以解决。

日本过劳死频发,5年惊现368件


日本放送协会(NHK)曾报道过一名在家身亡的31岁女记者。东京都涩谷劳动标准监督署调查认定其死因为过重劳动引发的充血性心衰。该女记者生前,自6月下旬至7月下旬一个月期间,共加班159小时37分钟;同年自5月下旬起的一个月内,加班共146小时57分钟。调查认定,在上述两场连续工作中,她“工作到深夜,未能确保充分的假日”,“处于积压了相当大的疲劳、经常性睡眠不足的状态”。

2016年,日本富山县砺波市松下工厂一名40多岁男性员工自杀身亡,后被认定为过劳死。调查发现松下这名员工在死前单月加班时数已经超过100小时,甚至还曝出了松下及其管理层强迫其他3名员工疯狂加班的消息。
20180928-mistubish-11.jpg
高桥茉莉的母亲(右)召开记者会为爱女讨公道。(图片来源:ANN视频截图)

同年,日本最大广告公司电通公司一名叫高桥茉莉的女员工从东京的员工宿舍跳楼身亡,结束了年仅24岁的生命。家属称,她因过度加班而患上抑郁症,最终不堪重负而自杀。在抑郁症发病前一个月,她曾加班长达100个小时。高桥茉莉的母亲整理了女儿生前日记,内容控诉了工作如何辛苦,“要加班20小时了…害怕第二天来临…凌晨4时都要工作…好想死…”

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直接导致过劳死。相关新闻近年来一次又一次地震动日本职场。几十年前日本首次承认了“过劳死”一词,过劳死引发的索赔案件在日本近年来呈逐年增加趋势。

日本政府于2017年通过首部《预防过劳死等预防对策白皮书》。白皮书显示,2010年至2015年,共368起(男性352人,女性16人)过劳死事件。其中40岁左右男性,29岁以下女性自杀比例最高。

2016年因过劳死(包括自杀未遂)人数为191人。其中因脑、心脏疾病死亡107人,因精神疾病自杀(包括自杀未遂)84人。

过劳自杀者多为男性。根据调查,“学术研究、专业技术服务业”死亡人数最多,“信息通信业”其次。

劳动力短缺+岛国性格=过劳死?

不少日本职场人士谈及加班,开玩笑称“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感觉身体被掏空。”然而在日本,加班是家常便饭。一直以来,日本人秉承“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的价值观,劳动时长一直位居世界前列,被人称为“工蜂”、“社畜”。

他们对于工作的狂热,给日本经济带来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因为过高的身心压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过劳死”便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诞生的特有名词。
20180928-mistubish-2.jpg
(图片来源:日本联合广报事务局)

据日本联合广报事务局统计,日本人加班理由第一位是“工作量大、人手不足”,其次是“预定工作外的突发情况”、“旺季淡季明显”、“工作排期短”等。

日本新华侨报网撰文分析指出,日本的加班文化“符合国情需要”。二战之后,日本满目苍夷、百废待兴,要想重回发达国家行列,日本人必须付出超常的努力。为此,劳动者一直通过超常长时间工作来支撑日本经济的快速复兴与发展。

另一个客观原因是日本正面临人口增长停滞甚至萎缩的窘境。由于低出生率和排斥移民的情绪,近年来日本人口数量下滑,劳动力短缺。有的企业由于缺乏劳动力,不得不让员工超时工作。

此外,由于日本特有的“岛国性格”,日本人危机意识强烈,对未来充满悲观和忧虑,加上经济长期处于不景气状态,员工担心保不住饭碗,不得不通过拼命加班来证明自己对公司的价值。加班在日本被看做“勤勉”,经常加班的人更容易得到提拔和表扬。日本网友在一些过劳死新闻下留言:“在日本,这是工作无法逃脱的悲剧。”

日本政府也因“过劳”问题饱受诟病,据BBC日文版报道,一些批判之声指出,日本政府依然在牺牲劳动者的福利,以企业和经济利益为优先。对此,政府压力颇大,并在重压下进行了多种改革尝试。然而,“比上司或同事先走,颜面上根本过不去”——打破这种根深蒂固的劳动文化谈何容易。

2017年2月底,日本开始实行“超级星期五”计划,即每个月底的星期五不但不加班,而且还要提早到下午三点钟下班。但同年9月份的调查结果显示:实施的企业只有2.8%,口头提倡的有7.7%,其余的89.5%的企业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至于真正在下午三点钟就下班了的员工只有3.7%。

此外,政府也将带薪休假提高到20天。然而据调查,整年根本连休假都没有的员工高达35%。

研究过劳死问题30余年的关西大学名誉教授森冈孝二表示:“日本人想解决过劳死,光依靠政府根本不行。”近年来,解决过劳死问题、支援死者家属的社会团体也在不断增加。

可以看到,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过劳死”已成为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不少学者提出的措施显然眼下并不能有效解决问题。这不仅涉及政府制定的相关规程和颁布的法律,还需整个日本社会同时作出转变。


本文综合自朝日新闻中文网、新京报、海外网报道

qrcode_EETCwechat_120.jpg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