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硅谷教父”的10条职业发展成功之道

时间:2018-11-10 作者:Steve Gu 阅读:
他是斯坦福大学的校长,也是科技巨头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他也曾经是计算机和微处理器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计算机科学教授。硅谷著名投资人Marc Andreessen尊称他为“硅谷教父”,他当之无愧。他就是John Hennessy博士……

 

全球科技创新的中心在硅谷,硅谷科技人才和创业公司的摇篮在斯坦福。他是斯坦福大学的校长,也是科技巨头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他也曾经是计算机和微处理器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计算机科学教授。硅谷著名投资人Marc Andreessen尊称他为“硅谷教父”,他当之无愧。他就是John Hennessy博士。我们先从技术、创业和领导力这三方面来看一下他到目前为止取得的成绩。

20181110-john-hennessy-1.jpg

一 、计算机工程师和科学家

图灵奖得主

图灵奖被誉为“计算机领域的诺贝尔奖”,奖金高达100万美元。2017 ACM 图灵奖得主是John L. Hennessy和David A. Patterson,以表彰他们在计算机体系结构方面的贡献。他们提出的精简指令集计算机(RISC)架构不但开创了一套系统、量化的计算机设计方法,而且对微处理器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现今每年生产的微处理器芯片超过160亿颗,其中99%都是采用RISC架构。无论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嵌入式计算机,还是物联网设备,RISC微处理器已经无处不在。

20181110-john-hennessy-2.jpg

RISC计算机体系架构的奠基人

与以x86为代表的复杂指令集计算机(CISC)架构不同,RISC仅有一组很简单的通用指令,自然完成计算所需要的晶体管数量也少得多。几乎在同一时间,Hennessy带领的斯坦福研究小组开发出MIPS微处理器,而Patterson带领的UC-Berkeley团队推出RISC微处理器。虽然当时他们的RISC架构不被业界看好,但Hennessy通过创立MIPS计算机系统公司,而伯克利的研究成果则被用于SUN微系统公司的SPARC微处理,两个研究团队的成果都被成功商业化。

Hennessy和Patterson还合著了计算机架构的经典教科书《计算机体系结构:量化研究方法》,现已更新到第六版。20多年来,这本经典教材培养和指导了无数计算机和处理器设计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堪称是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的圣经。

这一对技术搭档从大学退休后,现在又会师谷歌,一个担任董事长,一个做杰出工程师。谷歌TPU在他们两位宗师的指导下,能否在AI处理器市场树立新的标杆?让我们拭目以待。

特定领域架构(DSA)的倡导者

虽然PC时代被Intel的CPU所主导,基于RISC的微处理器却在嵌入式应用领域找到了用武之地。而到了移动时代,基于RISC架构的ARM微处理器内核被嵌入到了几乎每一个主流智能手机中,从苹果的iPhone,三星手机,以及华为和小米等国产手机品牌,无论采用哪家的微处理器,但基本上都是ARM内核。Intel在移动市场的失败不能归咎于资金、人才和营销策略,主要在于其CPU在尺寸和功耗方面无法跟ARM处理器竞争,这是根本上的设计架构问题。

我们现在进入了AI和IoT时代,ARM能否继续主导市场?Intel是否有可能卷土重来?最近被热捧的RISC-V架构能否跟ARM竞争,甚至发展成为新时代的主导架构?现在还不得而知,也许10年后就可以看清楚了。

摩尔定律逐渐失效,芯片制造工艺也接近极限。与此同时,云计算和数据中心对高性能计算机(HPC)和机器学习的要求越来越高,而在边缘端对AI的需求也是丰富多样。传统的通用CPU和GPU都难以满足这些多样化的需求,于是Hennessy提出了特定域架构(DSA)的理念,谷歌的TPU就是这一设计理念的具体体现。

二 、创业者和上市公司董事长

创立MIPS和Atheros

1984年,Hennessy利用一年的学术休假创立了MIPS计算机系统公司,然后返回斯坦福继续从事教学和研究,只是以顾问身份为公司技术研发和运营管理提供指导。5年后MIPS成功上市,后来被SGI以3.33亿美元收购。这家公司命运多戕,先后被卖给SGI、Imagination技术公司,最近又通过一家风投公司被并入了Wave Computing公司。虽然无法跟ARM相提并论,但MIPS的处理器内核也有多家授权客户,其中包括博通、高通、联发科、Microchip等,国内的龙芯服务器芯片用的也是MIPS架构。

1998年,时任斯坦福教务长的Hennessy与工程学院教授孟怀莹(Teresa Meng)合伙创立无线通信芯片公司Atheros。2004年Atheros成功上市,并于2011年被高通以37亿美元收购。

谷歌和思科公司董事会董事

Hennessy担任谷歌、思科等公司董事会董事多年,今年又被推选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Alphabet是谷歌参照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集团组织架构而重组的一个企业航母,2017年营收高达1100亿美元。除了主营业务仍是搜索的Google外,还包括一系列独立运营的子公司,比如自动驾驶公司Waymo, AI公司DeepMind等。

20181110-john-hennessy-3.jpg

 

三、 大学教授和校长

Hennessy自1977年加入斯坦福,40年来以斯坦福为立足点,逐步影响到硅谷、全美教育界,甚至全球科技行业。他历任计算机实验室主任、计算机系主任、工程学院院长、斯坦福大学教务长,2000年出任校长,直到2016退休。在长达16年的校长任内,他为斯坦福大学募捐超过100亿美元。

创立Knight-Hennessy Scholars

他与耐克创始人Phil Knight联手创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研究生奖学金项目,共募集7.5亿美元。这一面向全球的研究学者奖学金项目计划每年从全球招收100名学者到斯坦福各个学科领域深造,斯坦福承担2-3年学习生活的所有费用,其目标就是要培养下一代具有全球视野的领导者。2018年第一届招募了51名学者,其中就有几位来自中国的女生。

 

20181110-john-hennessy-4.jpg
看到Hennessy取得的这些成就,我们不禁要问:他成功的秘诀在哪里?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Leading Matters》里,他总结了指导自己人生和职业发展的10条原则。我们现在逐一来分析一下这10条成功的人生经验,希望能给你一点启发。

一 、谦卑是所有品格之根基(Humility)

It is unwise to be too sure of one’s own wisdom. It is healthy to be reminded that the strongest might weaken and the wisest might err.” — Mahatma Gandhi

“对自己的智慧太过自信是不明智的。要经常提醒自己:最强壮的也会软弱,最聪明的也会出错。” — 圣雄甘地

谦卑是一切品格和原则的根基。你可能很谦虚、虚心、谦逊,但未必谦卑。在当今这个宣扬个性和彰显自我的世界,强调谦卑似乎不合时宜。你也许会认为谦卑是软弱、无能,没有竞争力的表现。一个领导者绝不能给人谦卑的印象。恰恰相反,Hennessy认为一个谦卑的领导者会更有内在的信心和安全感,因为他能够正确地看待自己的弱点,并去弥补和加强它。

作为一个大学校长,Hennessy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跟募捐有关的活动安排和准备上。他在位期间,为斯坦福募集的捐款超过100亿美元,他并没有将这个归为自己的能力和功劳,而是认为这是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

相信大家不会认为苹果的乔布斯是一个谦卑的人。虽然他表现得很强势,甚至对手下的人很苛刻和粗鲁,但在内心深处他是乐意倾听他人想法的。多年的禅修让他学会了保持内心的平静、专注,并有意识地听取和处理他所尊重的团队成员的意见。

无论你是带领一个创业小团队,经营一家上市公司,还是领导一个大学或其它组织机构,谦卑的领导意味着:

— 让其他人宣布所取得的成就,你不必第一个站起来抢占风光;

— 意识到并公开承认你对某一件事的理解未必正确;

— 在你需要帮助时愿意寻求他人的帮助;

— 从错误中学习教训;

— 耐心听取别人的意见,以帮助大家找到共同点和协调工作;

— 关键时候要勇敢地站出来面对挑战,这样你才能成长。

什么时候最需要谦卑?当你做出错误决定而造成损失或伤害时,要谦卑地接受现实结果,要有勇气承认错误,并要继续前行,这样才能避免以后重复类似的错误。

二、真诚才能赢得信任(Authenticity)

“Be sure you put your feet in the right place. Then stand firm.” — Abraham Lincoln

“首先要确信你的双脚放在了正确的位置,然后要站立稳固。” — 亚伯拉罕·林肯

最近几年流行的“真诚领导力”源自哈佛商学院比尔·乔治教授,他强调一个企业的领导者首先要有清晰的自我认知,这是培养真诚领导力的基石。真诚不单单是诚实,正直,还要在得不到大多数人支持的情况下敢于坚持正确的立场。

一个真正的领导者一定是一个真诚的领导者,清晰自己团队的使命和方向,并始终以真诚面对外部环境和团队内部的困难和挑战。

Hennessy自高中就明确了将计算机作为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博士一毕业就到斯坦福大学任教,一干就是40年。他本想做个终身教授就心满意足了,压根没有想过要当校长,更没有想过要去开公司创业。

1984年,他带领的研究小组与IBM以及UC-Berkeley的David Patterson几乎同时发表了有关计算机精简指令集(RISC)架构的研究成果。当时DEC公司的一位高管告诉他,只是发表几篇论文没什么价值,很快就被人遗忘了。然后质问他:你真的相信这个研究成果会像你所宣称的那样给计算机行业带来巨大影响吗?如果是的话,你是否愿意冒险去创立一个公司,专门开发这个技术,哪怕失败?虽然有点犹豫和担心,他最终还是与人合伙创立了MIPS公司。他利用一年的学术休假期经营公司,然后返回斯坦福继续当教授。

三、 领导即服务(Leadership-as-Service)

“It is better to lead from behind and to put others in front, especially when you celebrate victory when nice things occur. You take the front line when there is danger. Then people will appreciate your leadership.” Nelson Mandela

“领导者最好站在后面,而让其他人在前面,特别是当你因为取得成功而庆贺时。当遇到危险时,你应该站在前面,这样人们才会真正欣赏你的领导力。” — 尼尔森·曼德拉

我们都认为一个组织的领导者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接受他人的服务是理所当然的,他只要做好决策并发号施令就行啦。然而,Hennessy却指出,领导者应该将自己摆在金字塔的底部,去服务他人。这种“仆人式领导”才能带领组织保持长期的成功。

你不但自己要有这种“服务意识”,还应当在组织内部倡导和支持服务意识。不但要服务好组织内部成员,而且要服务于所在社区和社会。这样所带来的益处就不仅仅局限于组织内部,你的客户和社区,甚至整个社会都会从中受益。

四、 同理心(Empathy)

“You never really understand a person until you consider things from his point of view. . . . Until you climb inside of his skin and walk around in it.” Atticus Finch, To Kill a Mockingbird, by Harper Lee

“你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从他的角度来看问题..... 直到与他同行,进入他的内心。” — 摘自《杀死一支知更鸟》

在做决策和设定目标时,不但要看数据,还要有同理心,对社会和人类的影响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检验标准。很多人认为科技可以颠覆传统,改变世界,特别是现今最为热门的AI。那些掌握尖端AI技术的科学家和企业决策者更应该富有同理心,以防止技术的滥用对社会和人类造成危害。

一个领导者在运用头脑的同时最好也要倾听内心的声音,只有平衡好头脑和心灵才能带领团队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谷歌一直秉持“不作恶”的价值理念,其搜索结果也赢得了用户的信任,使得谷歌在20年的时间内从一个大学研究项目发展为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企业航母。但是,利益的驱使和技术的骄傲也会让谷歌偏离方向。无论是尝试新项目的失败,还是员工对公司与美国军方合作的抵制,甚至公司内部员工的性骚扰丑闻,这些都是在考验领导者的同理心。

五、 勇气(Courage)

“It often requires more courage to dare to do right than to fear to do wrong.” Abraham Lincoln

“敢于做正确的事要比害怕做错误的事需要更大的勇气” — 亚伯拉罕·林肯

谦卑、真诚、富有同理心和服务意识,这些品格有助于一个领导者形成清晰的愿景、使命和价值观,但要采取正确的行动去实现这一切,还需要勇气。

勇气和勇敢有所不同。勇敢是外在的,当面对突发事件或挑战时敢于站出来并愿意承担风险。而勇气是内在和持续的,是在面临生命中的决定性时刻做出正确选择的品质根基。一个人勇敢的背后一般也有勇气在支持,除非是不假思索的鲁莽冒失。任何人在面对重大困难时都会恐惧,有勇气的领导者也不例外,但他们学会了正视和应对这些恐惧,因而仍然可以采取正确的行动。

在MIPS公司发展早期,由于公司快速增长而管理层又没有提前搞定足够的风投资金,导致资金出现短缺而不得不裁员。120名员工需要裁掉40名以缩减开支,谁都不想第一个站出来给大家公布这个决定。作为公司创始人,Hennessy不得不鼓起勇气宣布这一决定,安慰被裁员工,同时鼓励留下来的同事坚持下去。这种事对于一个上市企业的老总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他可以聘请一个“顾问”或第三方公司来处理。但是,对于一个初创公司,一个一直在大学教书的创始人来说,确实需要有勇气来应对这一切。这样的经历也锻炼了他的勇敢和信心,为以后应对更大的领导挑战奠定了基础。

Hennessy还举了另一个勇敢面对棘手问题的例子。斯坦福曾经受纽约市政府的邀约,计划在美国东部建立一个校园。这个计划也得到了校董会和师生的赞同,但在与当地政府谈判过程中很多问题暴露出来,双方在办学理念和目标上有很多分歧。虽然斯坦福已经为此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和很多人力,但Hennessy还是决定退出合作。虽然在东部扩建一个校园与西部遥相呼应的宏伟计划流产了,但他认为有勇气做出及早退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六、 团队协作(Collaboration)

“Coming together is a beginning, staying together is progress, and working together is success.” Henry Ford

“聚在一起是开始,待在一起是进步,一起协作才是成功。” — 亨利·福特

大约60年前开始到现在的数字时代有四大技术创新:晶体管、计算机、微处理器芯片和分组交换网络,这些都是团队协助的结果,而不是单个人的发明创造。《史蒂夫·乔布斯传》的作者Walter Isaacson曾经问乔布斯最好的产品是什么,他并没有说是MAC电脑或iPhone,而只是简单地说是“苹果团队”。

高效的团队协作一定会有一些基本规则要每个团队成员明白并遵守。Hennessy给出四个规则:

1. 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 都想做成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每个成员都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有卓越的个人表现;

2. 不要批评任何想法 — 无论是谁提出的任何想法,都不要带有个人偏见,马上就提出批评;

3. 鼓励提出质疑 — 对想法和建议提出质疑是容许的,多方评估和拷问是必要的;

4. 相互尊重 — 可以有不同意见,但要尊重对方。团队成员是平等的,不是谁的声音大谁就赢。

七、 创新(Innovation)

“To succeed, planning alone is insufficient. One must improvise as well.” Isaac Asimov

“要想成功,光有计划是不够的,还需要即兴创作。” — 艾萨克·阿西莫夫,波士顿大学生物化学教授,科幻小说和科普作家

雅虎和谷歌的成功故事激励着很多斯坦福学生,他们跟校长说想去创业,但当问到你创业的技术创新在哪里?很多人回答不上来。Hennessy认为,聪明的创业者会抓住技术创新带来的机会,而不是先创业,再制造创新。Hennessy先后合伙创建了两家公司,而且都成功上市。这些创业机会都是先有技术创新,MIPS的技术创新在于RISC微处理器架构,而Atheros的技术创新在于WLAN无线通信。

斯坦福可说是硅谷创新的源泉,Hennessy校长在大学和企业之间维持了很好的平衡。首先斯坦福的教授和学生可以从长远考虑,去探索感兴趣的技术和基础研究领域。一旦出现具有商业化前景的技术创新,大学及周边的VC、创业孵化器和法律服务机构就开始参与到技术转化中,教授甚至可以休假去创业或到接受技术转让的企业上班,以加速从技术到产品推向市场的步伐。大学在这个转化过程中不会制造障碍,当然也会从技术商业化中获益,从而反哺大学的基础研究。

这种校企合作的良性循环创造了硅谷的一个个奇迹,值得国内大学和企业借鉴。谷歌的PageRank专利是两位创始人在斯坦福上学期间发明的,专利属于斯坦福大学。谷歌成立后,斯坦福大学技术授权办公室同意将PageRank专利许可给两位创始人,因此公司可以使用PageRank技术。作为交换条件,斯坦福大学也拥有一小部分谷歌公司的股份,这对双方而言都是双赢,后来斯坦福也因此获得上亿美元的回报。

科技创业需要技术上的创新才能成功,而对于斯坦福这样有着100多年历史的大学,每年的预算足以抵得上一家财富500强公司,又怎么去创新呢?Stanford Challenge是一个很好的大学创新案例。从2002年开始,Hennessy校长及其团队开始构想斯坦福的长期发展计划。过去50年来,斯坦福从一个排名TOP 20之外的大学发展成为TOP 5,这主要归功于其工程和科学学科的发展壮大。然而,相对于东海岸的哈佛等常春藤大学,斯坦福在艺术和人文学科方面还有待发展。Stanford Challenge计划旨在发展针对全球性问题的跨学科研究,并培养有能力将研究成果付诸实践的新一代领导者。

八、 好奇心(Curiosity)

“The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stop questioning; never lose a holy curiosity.” Albert Einstein

“最重要的是不要停止提问,绝不能失去宝贵的好奇心。” —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作为计算机领域的科学家、工程师和教授,Hennessy绝对不缺乏探索科技前沿的好奇心。但当他成为校长后,要与工程和科学学科意外的院系同事沟通,比如生物科技、艺术和法律学科等,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知识有限,这促使着他不断学习新的领域。虽然不能达到像他在计算机领域的专业水准,但至少应该要在重大研究课题中做出正确的决策,以维持大学各个学科和研究领域的平衡发展。

他不但相信保持好奇心和终身学习对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也认识到最好的领袖不单单接受和承认失败,为此承担责任,而且还会尽力从失败中总结和吸取教训,最终转败为胜。

从对这些失败的分析中,他总结出一个模式:这些领袖都会采取一种客观、好奇和实证的方式,找出错误所在,看哪些地方可以改变,如何沿着学习曲线继续前进直到成功。所有领导者,无论是国家总统、军事将领、科学家、大学校长,还是企业CEO和创业者,都必须以谦卑、勇敢和理性的心态来面对失败。

九 、讲故事(Storytelling)

“No, no! The adventures first, explanations take such a dreadful time.” Lewis Carroll,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不,不!先讲故事。解释太耽误时间了。” — 摘自《爱丽丝梦游仙境》

搞科研和技术的人习惯于打开PPT,列出一堆数字和图表,以此作为推介自己科研成果的开始。但同样是科学家出身的Hennessy却学会了讲故事,因为他知道推介一个好点子的最好办法是先从讲故事开始。他明白领导就是先构思一个动人的故事,引起团队成员的兴趣,通过故事将愿景和目标具体化到每个人的头脑中,这样才能梦想成真,完成团队的使命。

Jim Clark因为创办SGI和Netcape两家上市公司而成为亿万富翁,Hennessy早期曾经跟他在斯坦福一个办公室共事过,也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事实上,Hennessy创办的MIPS公司后来被SGI收购。1999年,斯坦福计划成立生物科学和生物工程跨学科研究中心Bio-X,需要一大笔钱来支持。当时Hennessy正好在读Ron Chernow写的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传记《TITAN》。洛克菲勒在50多岁时因为工作过劳而得了心脏病,康复后他不再沉迷于工作,而是专心做慈善事业。他捐出大笔资金创办了芝加哥大学、洛克菲勒大学、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及很多跟医学相关的慈善机构。他也为美国企业家树立了慈善的榜样,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都很推崇他。Hennessy将这本书送给Jim Clark,但没有提捐款的事。过了一些时间,Hennessy估计他已经准备好了,就邀请他来斯坦福,详细讲解Bio-X计划。最后Jim Clark捐款1.5亿美元,成立了以他冠名的Clark中心。

十、传承(Legacy)

“The great use of a life is to spend it for something that outlasts it.” Attributed to William James

“生命最大的用处是花费在可以持久的事情上。” — 威廉·詹姆斯,美国心理学之父

2016年,Hennessy从斯坦福大学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很多人问他退休后的打算,想为后人留下什么永久纪念的东西。他认为一个终身专注于为他人服务的领导者不会退休,最好的传承和纪念就是继续探索新的领域。我们现在知道,他除了担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之外,主要精力都放在斯坦福新的奖学金项目Knight-Hennessy Scholars上了。

Knight-Hennessy Scholars项目是参考一个世纪以前创立的罗德学者(Rhodes Scholars)奖学金项目,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就是获得罗德奖学金而去英国牛津大学深造的。当Phil Knight问Hennessy是否会全心投入这个项目,还只是参与其中时,Hennessy给予全心投入的肯定答复。他还幽默地打了个比方,以说明“全心投入”和“部分参与”的区别。吃过KFC培根蛋早餐的人也许颇有感触:鸡只是“部分参与”,而猪却是“全心投入”。

当被问及《圣经》对他领导生涯的影响时,Hennessy以耶稣的一个比喻作答。一个财主有三个仆人,他在出远门前分别给他们五他连得(TALENT)银子、二他连得和一他连得,让他们去赚取利润。等他回来要仆人们交代时,领取五他连得的仆人交出了十他连得,领取二他连得的交出了四他连得,而领取一他连得的只交出一他连得。主人问为什么仍然是一他连得?这第三个仆人说他将所给的银子埋起来了,而没有拿出去做本钱赚取利润,因为他担心赔掉这一他连得而受到责骂。结果这个仆人就受到责备而被赶了出去。这个比喻的教训在于,你有恩赐和才能就要发挥出来服务于人。这样你的人生就是有意义的,你的作为自然就会被后人纪念和传承。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