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国用“玩具”启蒙国人AI意识,妙哉

时间:2018-12-14 作者:Junko Yoshida 阅读:
根据我的观察,中国在人工智能(AI)市场崛起最具说服力的指标就在于——深圳机场那一间一间陈列、展示并推销着各种以AI驱动的玩具…
EETC https://www.eet-china.com

中国正在把人工智能(AI)作为一项重要的国家发展计划——在2030年以其AI技术主导全球市场,这在全世界各地已经广为人知,还有一些国家对此表示担忧。然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中国会采用什么样计划呢?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国国务院于2017年7月提出了“下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它表示,中国最终将成为AI领域的全球领导者,预计在2030年,中国本土AI产业产值将达到接近1,500亿美元的规模。第一步是在2020年迎头赶上美国的AI技术和应用。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我们(美国人)可能很轻易就会认为这纯粹是在虚张声势,但如今这样想可能不够明智。在我看来,中国发展AI之势不可挡。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国的国宝级(national champion)技术领导厂商,包括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腾讯(Tencent)和科大讯飞(iFlyTek),都是成功的公司。他们正引领着创新平台的发展,如自动驾驶车、智能城市、医疗诊断计算机视觉以及语音智能等。近来加入一家最新的“国家级”技术厂商是香港新创公司商汤科技(SenseTime),专精于脸部和影像识别技术。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全球IC产业的资深记者应该都还记得中国政府在几十年前推出一连串的“五年计划”(five-year plans),积极启动并大力扶植本土半导体产业。这些早期的计划成果是成立了中芯国际(SMIC),其他方面则着墨不多。到了2000年晚期,许多中国芯片新创公司纷纷涌现,每一家公司都在设计自家SoC,并向Arm和CEVA等公司授权其核心。然而,迄今为止,中国尚未完全打开全球芯片市场,但中国目前仍持续为本土芯片产业挹注更大的投资。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国的AI计划及其为IC产业设立大基金,共同瓜分了政府庞大的预算、愿望和自我。但AI计划可能会发展成各走各的道路,因为中国已经有多家AI巨擘诞生了。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此外,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称,中国如今正主导AI投资资金。去年,全球AI新创公司总资本约有48%来自中国,相形之下,来自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资金分别为38%和13%。这比中国在2016年占11.3%的资金更大幅增加了。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根据我最近的观察,谈到中国在全球AI市场崛起,最有说服力的指标是在深圳机场一间一间陈列、展示并推销着各种以AI驱动的玩具。这些玩具从以电池为动力的“智能”电动狗、可编程的跳舞机器人,到可以和你进行对话的《星际大战》C3PO机器人,以及具有远程“保姆”模式的交互式AI“教育”机器人,它会在照顾孩子的同时拍照,并将照片传送给远程的爹娘。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AItoys-min.jpg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AI驱动的玩具机器人(来源:EE Times)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你可能忍不住笑出来。毕竟,我们所讨论都是一些AI功能最原始的玩具。我自己也不禁想笑,但我后来才明白中国蓬勃发展的玩具业务实属罕见——甚至可能是唯一一种真正以AI赚钱的业务案例典型。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国的“教育”机器人只具有相当于低端智能手机的智慧程度。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但如果认为这些所谓AI驱动的消费产品只不过是一般的玩具,可能也过于轻率了。毕竟,对于希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学会说英文的中国父母来说,这种交互式聊天机器人搭配各种英语学习教材的AI系统,可说是一种更便捷速成的方式。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即使是有些机器人的对话让成年人感觉似乎有些愚蠢,但只要机器人能以动画、互动的方式响应小朋友,就一点也不影响小朋友对他们的喜爱。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当我漫步于深圳机场的玩具商场,想起了1990年代晚期首次在日本采访Sony原始机器狗Aibo的发明人土井力忠(Toshitada Doi)。我曾经提问为什么Sony决定开发的第一个机器人是玩具而不是其他更有用的东西。Doi回答我说:“人们对玩具更加宽容。”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AItoyrobots.jpg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更多AI玩具机器人(来源:EE Times)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真正弄懂“够好”(good enough)的意思,才是更有效率开发产品的关键之一。好几个世代以来,一种足以娱乐小孩的好技术,才能让成年人顺利操作。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另一个例子是,你可能还记得1980年代的太阳能计算器。这些由太阳能电池或光伏(PV)电池驱动的手持式计算器成为“廉价太阳能”(solar on the cheap)的首次成功应用。当时的太阳能电池板专家将日本制造的这种袖珍计算器视为“玩具”。但是,非晶硅——即这些早期原始PV电池的基本材料,经过几世纪后,成为夏普(Sharp)开发LCD不可或缺的一部份。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编译:Susan Hong,EET Taiwan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mjuEETC-电子工程专辑

EETC https://www.eet-china.com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Junko Yoshida
ASPENCORE全球联席总编辑,首席国际特派记者。曾任把口记者(beat reporter)和EE Times主编的Junko Yoshida现在把更多时间用来报道全球电子行业,尤其关注中国。 她的关注重点一直是新兴技术和商业模式,新一代消费电子产品往往诞生于此。 她现在正在增加对中国半导体制造商的报道,撰写关于晶圆厂和无晶圆厂制造商的规划。 此外,她还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汽车、物联网和无线/网络服务相关内容。 自1990年以来,她一直在为EE Times提供内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深度学习的兴起,是通用计算的挽歌? 早期的计算机鲜有真正“通用”的设计,它们基本上都是为某一类算法特制的,我们不能简单将其说是像ASIC或FPGA。即便在真空管转向半导体以后,针对新功能进行硬件重新设计也是必须的。后来才有基于冯诺依曼体系的计算机架构,即可以存储指令,在软件中执行算法才成为可能。这是“专门硬件”向通用硬件的华丽转身。
  • Graphcore如何能成为西方半导体业唯一“独角兽”? 总部位于英国布里斯托的新创公司Graphcore,开发了一款被称为智能处理单元的新型AI加速器;Graphcore估计市值达17亿美元,被认为是西方半导体产业界唯一的“独角兽”,其投资者包括Dell、Bosch、BMW、Microsoft和Samsung等巨擘。
  • 机器也有偏见,AI算法仍须“留校察看” AI决策的公正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工智能训练算法所使用之测试数据集的准确性和完整性,而且取决于算法本身的准确性,以及如何做出“成功”的决定。训练算法的优化策略如果是为了实现整个群体的最大整体精度,实际上会放大偏见(bias)。
  • 从云端走入凡间:“AI at the Edge”商机发酵中 现在还没听过什么是人工智能(AI)的业界人士或一般消费者,应该是少之又少。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ML)大行其道的现在,所有的产业都想跟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有“更深层的结合”,以期可从中开创更多新应用,并增加营收。也因此随着一些业界大厂积极发展并强化人工智能技术,使得人工智能已经不再是一个技术名词,而是已经开始深入到人们的生活。
  • 何谓迄今最复杂的处理器芯片——IPU处理器? Graphcore公司日前推出了一款称为智能处理单元(IPU)的新型AI加速处理器。其首席执行官Nigel Toon在接受EETimes采访时介绍了其公司愿景、AI加速器市场以及AI的未来。
  • 别让AI变成人类眼中的混蛋! 要充分了解何谓 AI 的“不公正”,你需要想象自己是机器决策触发之坏消息的受害者。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