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Intel要收购AMD?新任CEO将会是谁?

时间:2019-01-15 作者:Junko Yoshida 阅读:
任何一家群龙无首的企业都得付出很高代价,对于年营收628亿美元的大公司来说更是如此。根据外媒昨日晚间最新消息,英特尔董事会计划在未来10天内确定公司新一任CEO。猜测一下,Intel应该找谁来当新CEO呢?
在上周于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年度国际消费性电子展(CES 2019)期间,我们听到了一个从几家公司「C」级高层之间传出的流言:英特尔(Intel)正在打算收购AMD。
 
Intel与AMD这两家在CPU市场上的死对头不太可能“联姻”吧?EE Times询问了几位分析师,他们大多否决了这种可能性。但是从CES这样一个齐集技术专家、投资人、管理顾问以及投机者的大会角度来看,猜测Intel与AMD可能合并有一定的道理…至少,这是个茶余饭后闲聊的好话题。
 
Intel与AMD这对冤家在今年CES的命运大不同:
 
˙今年Intel因为CEO新人选未定,将开展前一晚的专题研说机会拱手让给了LG (显然Intel也不想为了这个花钱)。
 
˙AMD CEO苏姿丰(Lisa Su)是CES第二天早上开场的专题演说主讲。
 
˙苏姿丰在CES专题演说中提及三个不同市场──包括笔记本电脑、桌面计算机与数据中心──的AMD处理器都是采用7纳米制程;其中第一款芯片将在下个月量产。而Intel在CES期间发表的新闻稿则是10纳米制程PC处理器。

AMD-lisa Su.jpg1pBEETC-电子工程专辑

 
Intel群龙无首,AMD则有苏姿丰的强势领导,两者之间的差异显而易见。在过去都认为AMD落后Intel许多的科技分析师们,都对AMD俨然扮演领导者的表现印象深刻;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师Kevin Krewell表示:“我认为这是指标性事件,AMD突然夺走了Intel的领导地位,真是充满戏剧性。”
 

半导体市场又要重新洗牌?

 
不过被问到Intel与AMD合并的可能性,Krewell则对EE Times表示:“这是子虚乌有的说法;这种情况会让Intel在PC与服务器市场完全垄断,是反竞争行为。”另一家市场研究机构Jon Peddie Research总裁Jon Peddie也认为:“100万兆光年内都不可能发生。”
 
以上两位分析师都表示,Intel与AMD合并根本过不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那一关。布国某家公司的执行长则对Intel与AMD合并有不同的看法;他开玩笑表示:“今日的半导体市场已经不仅限于PC用的CPU,有Nvidia称霸AI与数据中心应用的GPU市场,Intel与AMD两家公司就算加起来也不会再垄断市场。”
 
更重要的是,有鉴于像是苹果(Apple)这样的系统业者开始自己设计芯片,半导体市场局势已经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与分歧;包括Google、Facebook与Amazon等业者也自己设计芯片。
 

苏姿丰正是Intel需要的人?

 
英特尔去年6月宣布,公司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已辞去CEO和董事之职。英特尔当时在一份声明中称,科再奇曾与英特尔员工有“两情相悦”的关系,这违反了英特尔的公司政策。随后,英特尔便启动了新任CEO的遴选工作。寻找新一任CEO的工作已持续行了6个多月时间,但至今尚未物色到适合的人选。
 
英特尔CFO、临时CEO鲍勃·斯万(Bob Swan)上周重申,他无意出任公司正式CEO。近期,英特尔董事长安迪·布莱恩特(Andy Bryant)曾向公司员工表示,英特尔可能会选择一位“非传统”候选人,意味着新任CEO可能来自公司外部,而非传统的内部晋升。
 
来自公司外部的这位新任CEO会是谁呢?无论最终谁将胜出,都将执掌这样一家公司和承担这样的使命:曾经创造过辉煌历史,如今正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新任CEO将不得不说服投资者,英特尔失去制造业领导地位,不会让公司在利润丰厚的半导体市场上失去市场份额。另外,他或她还必须兑现公司的承诺,通过赢得PC和服务器芯片市场以外的订单来维持增长。
 
我们再回到这件可能“收购合并”的事上来。
 
猜测收购合并消息,估计这是大多数产业界人士的喜好。Jon Peddie Research副总裁暨该公司TechWatch Report总编辑Kathleen Maher表示:“关于Intel合并AMD这样的话题显然出现过很多次,还有说Nvidia应该收购AMD;而就算忽略FTC,这样的案例在欧洲也会遭遇层层阻碍。”
 
不过就算分析师们都视Intel合并AMD的流言为子虚乌有,却能接受Intel应该对苏姿丰的兴趣大于AMD的说法。苏姿丰在CES的演说中让台下的听众们如痴如醉,Maher也对她颇有好评,“她一直非常优秀;更重要的是,我认为科技领域会有更多人注意她。”
 
苏姿丰的CES演说有一种“引爆点”的感觉,一代巨星就此诞生;她甚至让许多以往不知道她的人印象深刻。Peddie表示:“我很欣赏她,我们已经认识20年,从她还在IBM美国德州奥斯汀的工作站部门时;她非常聪明,扭转了AMD的颓势(看看该公司现在的股价),而且让团队士气大振。”Krewell则认为,Intel“应该尝试把苏姿丰挖过来,但这应该很难。”
 
众多产业观察者认为,一个不是在该公司企业文化中成长的人很难领导Intel;Peddie表示:“这是非常艰困的任务,该公司内部够资历的人几乎都不想接;从外面找人(可能性非常低)也不容易──他们会从GE或IBM挖角吗?看看那在十年前几乎毁了AMD,Apple在更早之前也有类似的经历。”
 
Peddie还补充了性别因素,他不认为Intel在提拔女性员工方面做得够好,这导致仅有一小部分女性主管候选人。而Maher则是认为苏姿丰能执掌Intel,她指出:“她的运气很好,AMD团队很喜欢她;而我认为她也有足够果决的手段能管理Intel。”
 
编译:Judith Cheng
 
 (未完待续…本文完整版请见2019年2月刊电子工程专辑台湾版平面杂志!)

1pBEETC-电子工程专辑

 1pB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Junko Yoshida
ASPENCORE全球联席总编辑,首席国际特派记者。曾任把口记者(beat reporter)和EE Times主编的Junko Yoshida现在把更多时间用来报道全球电子行业,尤其关注中国。 她的关注重点一直是新兴技术和商业模式,新一代消费电子产品往往诞生于此。 她现在正在增加对中国半导体制造商的报道,撰写关于晶圆厂和无晶圆厂制造商的规划。 此外,她还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汽车、物联网和无线/网络服务相关内容。 自1990年以来,她一直在为EE Times提供内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美国刚指责中国窃取数据,谷歌就被曝私下收集医疗数据 谷歌这回摊上事了,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在美国 21 个州秘密收集了数百万份患者病历,被称为“夜莺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而且,医生和患者对该计划都不知情。巧合的是,最近美国政府正在指责中国政府利用华为电信设备窃取非盟数据,这下后院起火了……
  • 半导体行业与七大巨鲸共游 那些曾经颠覆商业、改变文化的企业巨鲸,如亚马逊、谷歌、微软、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正在开始重塑半导体产业。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史无前例的改变?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由此产生的后果是什么?
  • NVMe大量取代SATA,以太网SSD将掀数据中心架构革命? 云时代和数据时代,让数据中心这一基础设施愈发重要,它还在不断演化,以迎接未来工作负荷的增长。SSD是提升性能的首选,但它的能耗、成本和延迟都太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arvell联合东芝推出了一种能直接上网的SSD……
  • 迈入ZB时代的全新存储架构思路 整个2018年全球产生数据约32ZB,只有5ZB被存储了下来。到2023年会有超过100ZB的数据产生,届时我们存储的比例会升高吗?并不会,在ZB时代我们必须要转变思维模式,为未来更大规模的数据存储准备好相关的技术。机械硬盘和固态硬盘不能再各自为战,只有发挥各自优势,并且引入存储密度更高的3D QLC,才能帮助我们有效地实现分区存储……
  • NAND全产业分析:2019逆风不怂,技术过渡明年反弹 过去几年,存储器一直是半导体产业增长的强劲驱动力。不过在过去的18个月,随着产量剧增,NAND Flash和DRAM都进入供过于求的状态,再加上贸易战等外部因素,出现了需求趋缓、价格下跌、库存压力等情况。但类似的周期性调整其实一直都存在……
  • 一家IC设计公司为何卖起了电缆? 在2010年左右,40Gbps还是主流数据传输速度时,DAC可以支持10m的传输。但到了2015年,100G成为主流,铜缆(DAC)只能在5m以内发挥作用。而目前数据中心的数据速度已经向400G迈进,除了3m以内的连接还能采用DAC,超过这一距离的连接该怎么办呢?Credo借中国光博会的契机,其总裁兼CEO Bill Brennan带着一根电缆在深圳召开了媒体发布会,给大家揭示了答案。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