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中美贸易战专家访谈之一:科技大战破坏力极严重

时间:2019-05-28 作者:Junko Yoshida 阅读:
中美关系专家Dieter Ernst预测:“这场科技战爆发所造成的破坏,可能会比大众媒体通常所认为的更严重、持续时间也更长......

要理解任何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退一步思考并首先将一切都纳入历史脉络中总是会有帮助的。为此EE Times在中美贸易战的议题上,再次请教了加拿大滑铁卢国际政府创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 和美国夏威夷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的资深研究员Dieter Ernst,他是一位长期观察中国的经济学者,并以研究中国、美国以及新兴国家的工业化与创新政策闻名,特别专注于标准与知识产权(IP)议题。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访谈中,Ernst预测:“这场科技战爆发所造成的破坏,可能会比大众媒体通常所认为的更严重、持续时间也更长。”他才刚结束一项针对中国人工智能(AI)产业的实地考察研究,因此对中美贸易战可能为AI技术发展带来的冲击有所感触。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历史脉络

EE Times: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发出行政命令以及美国对中国态度愈趋强硬,与大约二十年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那时候比较,您目前对中美贸易关系的观察为何?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Dieter Ernst:要了解中美关系是如何剧烈变化,得回溯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问中国;那次访问终结了两国之间长达25年无沟通也没有外交关系的状态。中国当时对外开放的背后原因,有强烈的地缘政治与经济理由;而透过分裂社会主义阵营,美国的政策与国防菁英期望能藉此取得超越苏联的影响力。此外确保中国对于解决越战问题的支持,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NICSON-MAOZEDONG.jpg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对美国商业界来说,与中国的和解意味着有机会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并取得其廉价劳动力。美国政府直到1970年代初期都禁止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然而随着两国之间的外交与商业关系完全正常化,美国成为中国的第二大进口国,并在1986年成为中国整体贸易的第三大伙伴。2001年,中国加入WTO,旨在加速融入国际贸易,而其快速成长的全球电子制造工厂角色是特别受关注的焦点。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2018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总贸易金额6,600亿美元)、第三大出口市场(出口总额1,200亿美元)、最大进口来源(总额5,400亿美元);中国也是美国国库长期债券(U.S. Treasury securities)的最大海外持有者(截至2018年底达到1.1兆美元)。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美国在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也一直快速成长,在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FDI存量达到2,56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的FDI存量则为1,400亿美元;这意味着两个经济体在多层面的全球制造与创新企业网络中可说是盘根错节。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EE Times:现在有什么改变?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Ernst:以特朗普“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口号为体现的美国经济民族主义之崛起,剧烈改变了美国的中国策略;悖离传统美国贸易外交的美国贸易新教条,表面上看来是以重商主义(mercantilism)为基本论点,其实基本上是一种零和游戏。因此,最佳策略是在任何双边贸易关系中确保出口额超过进口额,此外其基本信念是,美国的安全来自于在科学与技术上不受挑战的领导地位。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国试图于先进制造以及服务上取得进步的举措,被美国认为是主要的威胁;因此中国成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也就是“敌对国家”、(adversarial nation)与“行为不良者”(bad actor),被认为在美国国家安全的中心领域,不应该再被允许偷窃美国的创意、复制美国的技术,以及用欺骗的方法取得领导地位。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实体清单

现在那些想法已经转为行动。在美国时间5月15日,特朗普以行政命令禁止美国电信业者安装华为(Huawei)或中兴(ZTE)的设备,让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火燃至最高点;而更重要的是在同一天由美国商务部颁布的规定,将华为与其68家位于20多个国家的分支机构列入所谓的“实体列表”(Entity List)──这基本上是一个禁止任何美国公司在未经美国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向列表上的企业采购零件的贸易黑名单。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而获得这种许可几乎是不可能的,美国政府会基于拒绝推定(presumption of denial)政策来审核许可申请。美国商务部的规定是立即生效,这表示美国政府是多么严重看待削弱──就算不是消灭──华为势力的目标。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临时通用许可证

几天之后,美国商务部在5月21日放宽了部分限制,发出了为期90天、到期日为8月19日的“临时通用许可证”,让供应给华为与其分支机构、支持华为现有手机以及网络和设备的销售与服务继续进行。截至5月16日,华为与客户之间针对现有网络与设备的维护协议处于暂停期(moratorium),需要强调的是,华为仍被禁止采购美国零组件以制造新产品,除非取得应该会被拒绝的许可。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全面性的科技战争

简而言之,没有迹象表明美国的策略有所改变;中美贸易关系将会持续受到全面性的科技战影响;美国政府正针对广泛的信息技术强力收紧出口管制,并以中国为焦点。自2018年8月,美国《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ECRA)要求商务部建立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之新兴与基础技术清单,这项立法获得了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支持,并在众议院与参议院获得通过。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ECRA仍有许多条款在订定阶段,预计要到明年甚至之后才会开始施行;看来受限制的技术会涵盖一系列通用技术,包括人工智能(AI)、生物科技、自动驾驶车辆、奈米技术、机器人以及半导体。虽然任何一种新法规到位前都会需要私部门进行审阅与参与,受限制技术的清单应该会相当广泛。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视为出口

此外,在2018年开始施行、由美国财政部主管的《外商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FIRRMA),则是大幅扩充了美国外资审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CFIUS)的权限,特别重要的是对所谓“视为出口”(deemed exports)之管控,限制任何与受管制技术相关的信息流出海外。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一旦这些限制法规开始施行,将会对现有的知识共享模式带来影响,而这种知识共享模式可说是全球IT产业的生存命脉;美国这种前所未见的技术出口管制,势必会让中国从美国与其他国外领导厂商采购现成芯片的选项受限。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互不信任

简单来说,目前的美中关系可说是互不信任,甚至有时是公开的敌意。在美国这方,贸易外交似乎已经因为政权交替而成为过去式,目前在华盛顿的“打击中国”(China bashing)情绪反应了美国国防、外交与经济政策制定菁英的广泛共识,也就是中国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崛起,对美国的科技领导地位带来严重威胁。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这样的观点之下,美国需要实施积极的贸易、投资、技术与签证限制,以遏抑中国的技术与地缘政治野心;这种共识涵盖了美国的政坛光谱,共和党与民主党人都有一致看法,即使特朗普未赢得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仍会持续存在。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EE Times:目前美国政府在中美贸易战所做的一切带来了什么伤害?特别是对广泛的全球半导体产业?也就是谁会在其中受苦最多?受什么苦?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Ernst:这场科技大战的爆发所带来之伤害,可能会比大众媒体一般认为的更严重,也持续更久,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所有参与者都会受到影响,无论来自哪一个国家。无疑美国的出口限制会让中国追赶新兴与基础技术的脚步暂缓。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未完待续:从历史脉络对当前中美两国贸易关系发生的变化有更清晰了解之后,接下来Ernst将分享他认为中美贸易战将对AI发展带来的冲击…)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美贸易战专家访谈之二:科技大战将对华为和中国AI产业造成重大影响

本文来源于EETimes美国网站   编译:Judith Chengb3Q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Junko Yoshida
ASPENCORE全球联席总编辑,首席国际特派记者。曾任把口记者(beat reporter)和EE Times主编的Junko Yoshida现在把更多时间用来报道全球电子行业,尤其关注中国。 她的关注重点一直是新兴技术和商业模式,新一代消费电子产品往往诞生于此。 她现在正在增加对中国半导体制造商的报道,撰写关于晶圆厂和无晶圆厂制造商的规划。 此外,她还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汽车、物联网和无线/网络服务相关内容。 自1990年以来,她一直在为EE Times提供内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实现中国芯智能制造,需要什么样的AI? 人类社会在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后,当前在工业4.0的推动下,各国正展开新一轮的工业转型竞赛。中国正处于智能制造初期,大部分企业还处于工业2.0迈向3.0阶段,这些企业在转型期间最关注实现工业自动化的软件。什么样的工业自动化软件,能帮助中国半导体和电子产品制造厂商实现智能制造呢?
  • AI的触手正缓慢伸向智能工厂 深度学习网络正逐渐扩展至机器手臂、传感器网络网关和控制器,为与其连接的每个系统带来高度智能化,为未来的工厂自动化铺路。不过,这些变化并不会很快发生…
  • ADI阐述迈向工业4.0的价值链和信号链部署 自从德国提出工业4.0的概念并积极倡导和实践取得丰硕成果之后,全球掀起了工业价值链及其产品转向数字化与联网的热潮,中国也在积极推进两化融合和工业物联网建设等多项举措,并取得真实可见的效益,智能制造产品和服务的盈利能力显著提升。
  • 大陆和台湾地区谁才是电子制造业霸主? 在中国大陆以低成本优势在制造业领域崛起的同时,台湾的EMS业者积极提升设计能力并注重知识产权(IP)的保护;而国际OEM厂也开始利用海峡两岸的不同长处来结合设计与制造服务,并不是做出"二选一"的抉择......
  • 侬好!特斯拉落户上海,国产电动车怕不怕? 在长久的筹备之后,特斯拉总算跟上海市政府签约,敲定了特斯拉在美国以外首间 Gigafactory 的建设计划。预计新工厂约两年后开始产车,再过两到三年向中国市场年产约50万辆车……
  • 富士康火速过会创纪录!发审委问了5个问题 中国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召开2018年第41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通过。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