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日韩材料战企业“花式求生”,韩媒:中国趁乱挖我内存人才!

时间:2019-08-12 作者:网络整理 阅读:
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半导体材料战争,近期愈发扑簌迷离。日本在两日之内,先把韩国从白名单中删除,又恢复部分材料出口,有媒体分析称,是因为三星已找到替代货源,此时紧咬光刻胶不放已不能对韩国造成太大影响。再看看日韩各家企业近期动作,都在为了减少贸易战带来的影响费尽心思,其中一条路就是通过中国这个第三方国家进行贸易。但韩媒此时却有着其他担心……

日本与韩国之间的贸易战,或者说是关于半导体材料之间的战争,近期愈发扑簌迷离。在韩国人心中,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令他们情感受到冲击的日本殖民统治时期(1910年至1945年)韩国劳工的赔偿问题,且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韩国企业正在被日本卡脖子。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去年韩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要求两个日本工业集团为昔日强迫性劳工支付赔偿金。日本随后取消了韩国享有的某些贸易特权,并宣布收紧三种化学品的出口限制,相当于掐断了为韩国高科技经济提供动力的原油。这些化学品是制造智能手机和电视中的半导体和平板显示屏的重要原料,其中两种材料日企的市占份额超过90%,处于绝对垄断地位。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8月6日,韩国三星宣布未来将220余种日本原材料和化学药品全部替换为本国产品或其他国家产品,不再使用日本生产的材料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8月7日,日本方面在东京都港区国家印刷局的公告栏上正式将韩国从优惠国家名单中删除,将在颁布后于本月28日生效。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8与8日,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又决定恢复向韩国出口一些半导体制造材料,并称这些材料获批出口,是因为不会被用于军事用途。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一来一回的禁令、谈判、松口,仿佛让人看到了中美贸易战的复刻缩小版,不但吃瓜群众觉得跟看电影一样,两国的企业们也觉得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太刺激对企业运营可不是什么好事,韩国企业头疼,日本企业又何尝不是?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日本企业:将产能移到中国,以便出口韩国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导指出,在日本管制高科技原料出口韩国,甚至进一步将韩国移出出口简化程序白名单之后,日本的相关原料生产厂商也受到了影响。因此,专门以生产高纯度氟化氢等原料为主的日本森田化学表示,未来预计将启动在中国生产高纯度氟化氢的计划,以供应韩国厂商的需求。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专访森田化学时,森田化学社长森田康夫指出,因为日本政府对韩国管制高科技原料出口之后,日本企业在全球市场的市占率将会因此下降。所以,森田化学将在中国工厂启动高纯度氟化氢生产,以便向韩国厂商进行“曲线供货”。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森田康夫指出,森田化学在截至 2018 年 6 月的 2018 财年,营收的 117 亿日圆中,有 3 成以上是来自高纯度氟化氢出口到韩国,金额大约为 40 亿日圆。另外,韩国所使用的高纯度氟化氢,来自日本企业约占 60% 的比例。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森田化学表示,之前在 7 月 2 日向日本近畿经济产业局所申请的对韩国出口许可,至今仍未有消息。相较于过去,厂商在申请之后约 3 天之后便拿到许可的情况。但是自日本宣布对出口 3 种高科技原料后,这个申请流程就变复杂了。其中,申请出口手续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必须要说明最终客户的使用情况。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对于日本政府对出口韩国原物料的管制,森田化学也担忧市占率因此下滑,所以,宣布不排除将在 2019 年内,于位在中国浙江的工厂启动高纯度氟化氢生产。事实上,森田化学在看到中国半导体生产崛起之后,便在 2 年前开始规划在中国生产的计划。而森田化学在中国的工厂是与中国企业的合资企业,将均摊此次预计 100 亿日圆的设备投资经费,以未来方便中国可向韩国供货。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韩国企业:找第三方国家进口日本材料

而受日本限制关键材料的影响,三星电子也开始在第三国寻找备胎,特别是带有日企合资性质的厂商。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日本经济新闻》11日报道,三星现已转往比利时采购部分核心原材料,其中之一就是光刻胶。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报道,韩国汉阳大学半导体工程教授朴在勤称,三星电子现已在比利时某化学公司找到光刻胶货源,并已向该公司下单购买6至10个月需求量的货品。此外,朴在勤教授表示日本政府的出口限制对韩国企业的影响有限。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朴在勤未透露将给三星供货的比利时公司名称,但据韩媒分析,该公司或为“光刻胶制造与合格中心”,由日本材料公司JSR与比利时研究机构IMEC在2016年合资成立,公司的最大股东为JSR设在比利时的子公司JSR Micro。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日本宣布对韩限贸措施后,了解JSR公司运作的人士就曾于7月中旬向《日本经济新闻》透露称,“JSR公司将经由比利时的合作公司向三星提供光刻胶”。这一消息与朴在勤教授的说法相印证。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中国企业:抓住机会崛起

在聚酰亚胺、光刻胶和氟化氢三种材料中,除氟化聚酰亚胺主要是用于液晶显示器的制作工序以外,氟化氢禁售是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最为致命的一击。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如果只看中韩、韩日间的出口数据,不难发现,“氟化氢”产品的进口出现一种很有趣的态势:日本向韩国出口,中国向韩国出口,韩国也向中国出口。日本主要负责高纯度氟化氢、中国主要负责低纯度或中纯度氟化氢,而韩国则向中国出口来自日本的高纯度氟化氢。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根据一般认可的行业定义来看,超过97%纯度的氟化氢均为高纯度氟化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制造高纯度氟化氢的企业有10家左右,其中3家来自日本,其余则为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及韩国的企业。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日本产品的最高水平为99.9999999999%(TwelveNine,12N)纯度的氟化氢产品,韩国企业的最高技术为99.99999999%(10N)纯度,但该技术未被投产,其他国家主要供应的产品则集中在97%至99.999%纯度。” 一位来自韩国头部芯片制造企业的研发人员称,“氟化氢的纯度每高出万分之一(1/10000),对于DRAM制造过程中的精准度就会提高0.1%,不良率及生产成本也会相应有所减少,“在目前精细化的大背景下,0.1%的差距很有可能就意味着行业技术的顶峰与低谷。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目前中国大陆拥有生产97%以上高纯度氟化氢的企业约有10家,其中包括多氟多、滨化股份、中欣氟材、三美股份、江阴润玛等。在氢氟酸上,多氟多等中国企业已能实现部分替代(日本材料)。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参照中国企业所遵循行业标准“工业高纯氢氟酸HG/T4059-2013标准”,此标准根据产品中杂质离子含量的不同将高纯氢氟酸分为EL级、UP级、UPS级、UPSS级、UPSSS级。此前多氟多方面曾表态称,可以提供UPSS级氢氟酸的替代进口产品;向SK海力士提供高纯度氟化氢材料的韩国SoulBrain公司的在华子公司也宣布,向多氟多采购电子级氢氟酸。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联创股份也在日前透露,其控股子公司山东华安新材料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有氢氟酸产品,是三星在韩国本土的氟化氢供应商之一的韩国厚成科技的优质供应商。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此前《电子工程专辑》曾报道,三星电子正在调试使用韩国本土企业及中国企业制造的氟化氢产品;韩国第一大液晶显示屏制造商LGDisplay正准备使用韩国本土制造的氟化氢产品,光刻胶则将使用中国企业制造的产品。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日企通过第三国向韩国出口行为合法

同时日媒报道称,日本企业通过第三国家向韩国供应限贸产品的行为合法的,可受日本政府监督。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此前,日本经济产业省于8月8日批准向韩国出口光刻胶,理由为经审查日本企业对韩出口的半导体原材料并没有被转用于军事领域的风险,因此予以放行。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悉,通常日本经产省审批手续需要90天,但本次审批仅用了一个月。经产省表示,若条件符合则会根据要求继续发放出口许可,强调日本的对韩出口限制并非出于政治目的,而是加强“出口管制措施”。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有韩媒分析称,日本经产省提前发放出口许可的原因或为三星电子已找到替代货源,此时紧咬光刻胶货源不放,已经不能对韩国造成太大影响。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对澎湃新闻分析称,日本此举是想自证清白,向国际社会显示对韩国出口是限制措施而不是禁运,意在抢占国际舆论制高点,再者是向韩国显示其对日韩贸易流向与流量的掌控权,其对出口限制的收与放,要看韩国对日政策而定。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李家成认为,韩国国内反日舆论愈演愈烈,日本也不想把日韩关系搞得不可收拾、无法挽回,此次批准部分材料出口,算是一个缓解压力之举;并且,如果韩国企业找到替代选择,日本限韩效果就不如之前预想的那么明显。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韩媒《中央日报》称,业界和专家分析认为日本批准相关材料的出口大致有两个原因。首先是考虑日本企业的实际利益做出的选择。报道援引半导体业界人士的话称,“日本企业也向本国政府诉求称除对韩企出口以外不容易出口,日本政府也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另一方面,日本采取的战略就像随手开关水龙头那样,根据国际舆论和韩国国内的反应来决定放松或收紧出口限制。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韩媒:中国挖我人才之心不死

日韩贸易冲突的升温,无疑将对韩国厂商——包括三星与 SK 海力士的内存产线造成冲击。对此,有韩媒担心中国会趁机招揽韩国内存行业的技术人才。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韩国媒体《ETnews》报导,中国内存厂商又重新开始针对两家韩国内存大厂人才挖角,期望恢复受美中贸易战影响而暂时停止的内存研发工作。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根据报导指出,之前受到美国商务部禁售令制裁,使得整体营运陷入停摆的中国 DRAM 内存厂商福建晋华,自 2019 年年中开始,就有消息传出开始陆续招募 DRAM 的技术人员。而招募这些技术人员的条件之一,就是希望应征者有在三星或 SK 海力士至少 10 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也就是希望借助这些人的经验,协助福建晋华来发展相关 DRAM 生产技术。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招聘内容还提到,应征者的工作经验最好是参与过 1x 纳米 DRAM 技术研发,就目前三星来说,2019 年 3 月已公布研发出生产 1z 纳米 DRAM 的生产技术。一旦福建晋华开发出 1x 纳米的 DRAM 生产技术,就仅落后三星 2 代。除了 DRAM 生产技术的研发人才,福建晋华开出的招聘名单,还包括有经验的 CVD(化学气相沉积)和 PVD(物理气相沉积)技术研究人员。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ETnews》报导进一步指出,虽然过去一直有传闻,中国相关企业透过窃取数据的方式,不断复制韩国厂商半导体技术,不过相对来说,透过大规模征才方式来吸收韩国的科技人才过去并不多见。《ETnews》认为,中国期望利用在日韩贸易争端冲击到韩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时,利诱韩国的半导体人才带枪投靠。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韩国政府也有警觉,开始联合“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订立相关法律规范,限制科技人才在转职时必须遵守技术保密的规定,以防止高科技技术外泄。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综合自观察者网、ETNews、日本经济新闻、第一财经、澎湃新闻、德国之声报导6HH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从材料行业的一起收购,看半导体行业的即将回暖 当我们愈往半导体制造上游去观察,包括制造材料、气体,愈发能明显感觉这两年半导体行业整体的不景气。但与此同时,上游参与者们都在向我们表达,他们认为明年起,半导体、显示面板制造会逐渐复苏并上扬。这从上游材料供应商愈发注重在电子领域的投入,就可见一斑。
  • 从技术到市场,超越摩尔对半导体行业的影响 早在几年前,半导体行业已进入了全新的时代。但凡是人们能触及到的硬件产品,包括但不仅限于PC、NB、手机、汽车、可穿戴等,它们都被赋予了“智能化”的新需求。为了顺应这一市场趋势,终端厂商的解决方案多数是把内存处理器和AI、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结合在一起,通过互联网让物与物之间、物与人之间实现互通互联,并不断提升数据的处理速度,把所需的能耗变得越来越低。然而,这还不够……
  • LG宣布国产氟化氢成功取代日本进口,韩国氟化氢自制率10 根据韩国 《朝鲜日报》 的报导,韩国面板大厂LG日前证实,旗下面板工厂已经完成使用国产氟化氢材料以取代日本进口的情况,目前韩国国内对氟化氢的自制率达到 100%。
  • 半导体制造用到的气体,原来是这样操作的! 林德(Linde)原本是是全球四大气体公司之一,随着去年10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批准林德与普莱克斯(Praxair)的90亿美元对等合并协议,四大已经成为三大。国外gasworld BI估算“新林德”已经拿下了33%的市场,在全球气体业务方面业已超过液化空气(Air Liquide)。
  • 日韩贸易战对全球电子产业的意义 日本限制关键化学材料出口韩国,已经对全球电子产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其自身亦付出无法估量且毫无必要的代价。这些材料包括氟化氢、含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等,对芯片制造至关重要,这些限制在影响韩国电子企业的同时,也将影响全球电子供应链。可是到目前为止,日本政府还没有证据表明韩国将这些受限材料用于军事用途……
  • 华为旗下哈勃出手第三代半导体材料 在第三代半导体材料中,碳化硅似乎成为“新宠”。近日,据天眼查显示,华为旗下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了山东天岳先进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据悉,山东天岳是我国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碳化硅龙头企业。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