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Flash隐患恐瘫痪特斯拉电动车?

时间:2019-12-03 作者:Cabe Atwell 阅读:
特斯拉旧款Model S、X使用的eMMC Flash芯片据传存在严重的耗损隐患,最终可能导致无法为此EV充电,让你的特斯拉在半路瘫痪…

根据几名特斯拉(Tesla)的专业维修人员指出,在旧款Model S、Model X电动车(EV)中所使用的嵌入式NAND eMMC内存持续耗损,最终将导致车载显示器异常。此外,由于闪存(Flash)损坏,驾驶人将无法再使用车辆的某些功能,包括空调控制、自动驾驶以及照明控制等。技术上来看,车主虽然仍然可以驾驶受影响的EV,但却无法为其充电,造成车辆无法正常使用。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攸关嵌入式eMMC芯片的问题在于它们被用于定期更新特斯拉的车辆记录,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可用的存储空间变得越来越少,因而开始在旧的数据上覆写。但这些持续不断的更新比起正常使用更快损耗Flash,最终导致整个损坏。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这个问题从今年5月以来即广受关注,当时,特斯拉维修专家Rich Benoit在YouTube视频中就此事访与另一名特斯拉维修专家Phil Sadow进行访谈。Phil在视频中说:“特斯拉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在其控制触控显示器的单元上,搭载着一颗称为eMMC的芯片,它基本上是一个固态硬盘(SSD),就像用于存储的Flash内存,或是在您手中的Android手机中也内建了相同的芯片。这颗eMMC芯片在车子上记录大量的日志(log),但由于快速且大量地写入这颗芯片,导致它逐渐耗损最终崩坏。”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根据InsideEV于10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从3位来自不同地点的特斯拉维修专家回报,eMMC的问题日益严重——包括北卡罗来纳州057 Technology的Jason Hughes、魁北克Cotran Consulting的Robert Cotran,以及亚利桑纳州Gruber Motors的Pete Gruber,都经历了在MCUv1媒体控制单元(Media Control Unit)上的相同问题。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特斯拉旧款Model S/X EV采用的嵌入式eMMC Flash内存由于持续更新日志,最终可能完全损坏,导致无法充电等各种问题。(来源:Tesla)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当为了在EV中增加更多功能而导入新的韧体升级时,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更多的功能进一步加剧了eMMC的耗损。一开始,韧体并不是问题,数据的记录也有足够的内存来处理工作负载;但是,每一次的韧体更新都带来了新功能,让存储空间越来越少。任何形式的Flash (eMMC、NAND或NOR)都有其额定的读写周期(编程/擦除周期)次数限制,大多数商业产品大约都有100,000次可靠的读写周期。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2018年以前的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车款采用的MCUv1单元中,搭载的是Nvidia Tegra Arm-based SoC以及8Gb容量的eMMC内存(据称是Hynix H26M42001FMR),并整合于主板上的同一块电路板。过去4年来,特斯拉的韧体大小从微不足道的300Mb增加到完整的1Gb,几乎耗尽了Flash中大多数的存储空间。加上不断更新的车辆日志记录,这些eMMC的损坏率正呈指数级增加。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20191202-201.jpg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特斯拉EV上的一颗内存芯片问题,可能让你得花大钱维修了!(来源:InsideEV)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韧体其实就是在与数据日志争夺存储空间,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Flash控制器就会启动一种称为耗损均衡(wear-leveling)技术的机制,将写入作业分散到整颗芯片,而不是完全在独立的区域中执行。其目是在内存开始退化之前延长其写入周期次数。特斯拉的韧体耗尽了将近100%的可用空间,因此几乎不可能再对车辆日志使用耗损平衡机制。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当eMMC发生故障时,如果仍处于保固期内,特斯拉将会更换整块MCU电路板,如果超过保固期,则由车主自行负担更换费用,这笔费用包括零件更换和人员服务,在特斯拉原厂服务中心大约高达1,800美元。但这还不只是钱的问题,由于大多数特斯拉服务中心的旧款车型零件库存有限,而独立的特斯拉专业维修车厂通常必须依靠报废车辆取得零件。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20191202-202.jpg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特斯拉维修专家Jason Hughes在Tweeter上向Elon Musk提出了eMMC耗损问题,但Elon回复说,“目前应该不严重了。”(来源:Jason Hughes via Twitter)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Hughes在今年十月的一则推文(Tweet)中谈到了这一事实:“过去一个月以来,我已经为遭遇eMMC Flash损坏的客户修复/更换十几个Tesla MCUv1单元了。@elonmusk,您真的得要求工程师尽快处理这个问题。事实上,它正在大规模地扼杀这些单元。”无论这是广泛发生的问题或只是几次个别的意外,至今究竟有多少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的车主遭遇到这个问题,目前并不得而知。特斯拉尚未就此事发表公开声明,不过,该公司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确实曾经回复Hughes的推文问题说:“目前应该没那么严重了。”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InsideEV的这篇文章还提到,这个问题确实发生在2018年以前采用MCUv1的Model S/X车款中,但其后更新所采用的MCUv2也可能有此顾虑。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编译:Susan Hong   责编:Yvonne Geng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参考原文:Burned-Out Flash Trips Up Older Teslas,by Cabe Atwel)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JUo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Cabe Atwell
机械工程师/EE Times资深博主。Cabe Atwell是一名居住在芝加哥地区的电气工程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NOR Flash找到了新出路! NOR Flash正面临性能扩展的瓶颈,并逐渐被更多的SLC NAND应用所取代;不过,业界专家认为,NOR Flash并不会完全消失,但必须转而寻求其它应用需求…
  • 内存产出量2020年将创十年新低,价格或止跌反弹 在集邦咨询(TrendForce)旗下半导体产业研究中心DRAMeXchange主办的“2020存储产业趋势峰会(MTS2020)”上,集邦咨询DRAMeXchange研究副总经理郭祚荣认为,全球内存产业产出量明年年成长为12%,为近十年来新低的水平,原因在于各内存大厂对于资本支出保守加上工艺转进趋缓外,内存价格亦历经了长达一年半的下跌,都让内存大厂想藉由产出的控制,以期明年市场从现在的供过于求往供需平衡迈进……
  • 全球最大芯片WSE,遇上全球最快AI计算机CS-1 今年8月,芯片初创公司Cerebras Systems 在Hot Chips上展出了比脸还大,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器件Wafer Scale Engine(WSE)。这款芯片首次亮相时,很多人质疑它的实用性,但在9月,Cerebras就宣布与美国能源部(DOE)达成合作,如今它又在加速深度学习的新系统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 中国存储器产业能否实现自给自足? 中国一直希望本土存储器产业能走进主流市场。为此,中国必须采取什么行动?中国的积极投入将会对全球存储器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 大安防时代来临,西部数据推动存储全覆盖,实现监控无盲点 人工智能(AI)技术和深度学习分析、云和大数据等变革性技术的出现,让安防从业者看到了实现智能化视频监控的希望。但采用深度学习的视频分析、高清摄像头对存储容量和耐久性的要求,以及终端用户需要对视频内容信息的快速提取,都对视频存储设备提出了新的挑战。
  • 新兴存储:从“介质创新”到“与计算融合”的未来 上周在Micron Insight 2019期间美光科技推出了X100 SSD,这是美光第一款3D XPoint技术的产品,旨在填补DRAM和NAND闪存之间的存储市场空白。“X100是基于第一代3D XPoint技术的产品,年内会向少量受邀客户发送样品。”美光技术开发高级副总裁Naga Chandrasekaran透露,同时美光第二代3D XPoint也在研制中,未来还将会有显著的性能提升。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