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AI加速器性能只用TOPS是比不出来的!

时间:2019-12-17 作者:Sally Ward-Foxton 阅读:
TOPS数字越高并不一定就有更高的处理量,尤其是在样本大小为1的边缘应用中...
广告

在AI加速器世界,芯片的性能通常是以既定算法的TOPS (tera operations per second)来表示,但有很多理由显示,这或许并不是最好的参考数字。如美国的AI加速器开发商Flex Logix执行长Geoff Tate所言:“客户真正要的是每1美元的高处理量(throughput)。”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Tate解释,TOPS数字越高并不一定就有更高的处理量,尤其是在样本大小(batch size)为1的边缘应用中;而诸如数据中心等应用,可透过以较大的样本平行处理多个输入来提高处理量(因为就会有多余的TOPS),但这通常并不适合边缘设备。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举例来说,Tate比较了Flex Logix的InferX X1组件以及市场上的某款领导级GPU,虽然后者的处理量是3~4倍,TOPS是10倍,但需要用到8倍的DRAM;相较之下Flex Logix的组件架构能节省很多资源。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Flex Logix的InfereX X1预计2019年底投片,将提供8.5TOPS左右的算力。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来源:Flex Logix)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但Tate提出的每1美元处理量指标听起来很合理,实际上也不是都能很容易找到可靠的组件产品价格,以直接进行比较。而像是需要多少DRAM或是某款特定芯片有多大的占位面积能显示成本,但并不精确。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另一个把TOPS当作指标会遇到的问题,是通常会以执行ResNet-50模型来进行测量。“ResNet-50并不是客户关心的测量基准,只是人们最常用的;”Tate解释:“这个模型不是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它使用非常小的影像。”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ResNet-50被使用了一段时间而且成为比较TOPS数据的既定标准,但现在被认为已经过时。虽然有很多继续使用这个标准的好理由,包括至少需要让所有接下来的分数能继续进行比较,还有这是所有类型设备(甚至是微小设备)都能使用的标准,但它不足以挑战现今为数据中心推理打造的巨大芯片,也不能充分显示它们的性能。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除了既定标准,当然也有不同的产业组织为AI加速器芯片开发出测量基准,例如MLPerf、DawnBench、EEMBC…等等。而尽管其中MLPerf已经公布了一批推理芯片的跑分结果,但Tate认为这个测量基准太“数据中心导向”。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他举例指出,在单数据流(single-stream)情境中,考虑边缘设备一次处理一个影像(样本数为1),性能指针为90百分位数(90th percentile)延迟;“在边缘,我不认为客户会想知道90百分位数,他们要知道百分之百:你能给我什么保证?”例如自动驾驶就是一个非常重视延迟表现的边缘应用。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像是对象侦测等复杂图像处理任务的表现性能,会更适合用来比较现在的高端AI加速器。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20191217-002.jpg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来源:Flex Logix)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对于那些在信息于处理器核心与内存之间传递时会遭遇总线竞争(bus contention)的系统,长尾延迟(long tail latencies)是一个典型的问题。虽然目前有很多设备都使用了高带宽内存接口,但因为竞争可能发生,仍然会有一个理论上的尾延迟。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Flex Logix以FPGA为基础的推理处理器设计,号称每一次都有差不多的延迟时间(另一家AI加速器业者Groq也声称他们有同样的性能,但坚称其组件并非FPGA)。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Tate指出:“因为我们在核心中使用共同创办人发明的FPGA互连,有一个内存到乘法累加器(multiply accumulators)、再到触发逻辑并回到内存的专属路径,因此没有竞争问题;”信息流通顺畅,利用率没有到100%,但超越其他所有架构。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而尽管市场竞争激烈,AI加速器新秀如雨后春笋,Tate对于Flex Logix的前景信心十足;“当真正的芯片问世、开始执行软件并且展示,你也看到价格与性能…很快,市场上没办法跑到前四分之一的公司就消失不见。”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Tate预测,未来AI加速器领域只会有10~15家芯片公司的生存空间,以不同的市场(包括训练、推理、数据中心、边缘与超低功耗…等等)为基础;那些在市场上的解决方案在运算性能上跨越很大的数量级,因此不会全部都是直接彼此竞争。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他认为,未来一到两年就会有大量的公司被淘汰,套用一句投资之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名言:“当潮水退去,你就会看到是谁在裸泳。”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编译:Judith Cheng   责编:Yvonne Geng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参考原文: AI Accelerators: TOPS is Not the Whole Story,by Sally Ward-Foxton)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FR1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Sally Ward-Foxton
Sally Ward-Foxton是EE Times特派记者,她专注于EE Times美国版的AI技术和相关话题,以及EE Times欧洲版杂志中的欧洲企业报道。 Sally base在英国伦敦,她报道电子行业已有15年,曾为Electronic Design、ECN、Electronic Specifie撰写设计、电子元件类文章。 她拥有剑桥大学的电气和电子工程硕士学位。
  • 揭露Apple Mini M1 SoC 经过多年的揣摩和数月的努力后,苹果公司(Apple)成功推出了第一款采用自家芯片设计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M1 SoC。至于Apple此次的表现是否达到预期无需多言,毕竟他家的产品一直都受大众的追捧。
  • Redmi Note 9 Pro发布,一亿像素+120Hz 高刷屏1599元起 11月26日晚间,Redmi发布旗下Note 9 Pro、Note 9、Note 9 4G系列三款手机。其中Redmi Note 9 Pro配备后置全场景四摄(1亿像素主摄、800万超广角、200万微距、200万人像景深),并且全球首发第三代1亿像素Sensor HM2。这是3000元级别手机中的最高分辨率CMOS,也是小米首次将 1 亿像素下放至 Redmi 品牌。
  • 华为荣耀往事 2020年11月17日,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华为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11月25日,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表示,“今天是我们的“离婚”典礼,我就不多说了。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大多数观点认为荣耀品牌诞生于2013年,但如果按出现时间算,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9月……
  • 疫情之下,电子科技行业的增长点在哪儿? 自新冠肺炎病毒出现伊始,半导体乃至整个电子科技行业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前不久,我们采访了瑞萨电子集团执行副总裁兼物联网及基础设施事业本部本部长Sailesh Chittipeddi博士。他向我们详述了,从瑞萨电子的业务角度出发,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行业的增长点分别都有哪些。
  • iPhone 12物料成本分析:韩厂占大头,5G致RF组件激增 近日,第三方调研机构Fomalhaut Technology Solutions和Techinsights均公布了对于iPhone 12和12 Pro的拆解调查,并基于拆解估算出了新款苹果手机的成本。虽然两家给出的数据不太一样,但有几点确定的是:随着OLED屏幕取代LCD,以及大存储需求,韩国厂商的优势明显;另外随着iPhone 12进入5G,在基带和RF元器件上的成本飙涨……
  • 汽车电子,从哪几个层面为汽车市场注入了活力? 智能化的电动车,在抽象层级结构上分成了感知层、决策层与执行层。这三个层级也代表了汽车半导体市场未来巨额的市场增量。其中感知层代表的是各类传感器产品,如摄像头、雷达、速度角度传感器等;决策层则是指计算控制芯片,如ECU、MCU等;而执行层就是电机、电控、转向等系统了,半导体在其中参与的主要是功率器件。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