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F1新锐眼中的未来赛车技术

时间:2020-02-03 作者:Nitin Dahad 阅读:
在CES 2020,我们访问到一级方程式(F1)新锐赛车手Lando Norris。他与我们分享目前的赛车技术关键——驾车时来自各方的实时数据如何影响比赛,以及他对于自动驾驶与未来赛车技术发展的看法...
ASPENCORE

在今年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 2020)上,汽车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主导了这一场年度盛会。无疑地,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AS)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但仍然存在进一步改善驾驶体验和安全性的未来发展蓝图。只是,我心中的问题是:全自动驾驶车将会发展到什程度?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即使是生在数字原生世代的年轻族群,也存在不同的阵营。一方面,大约20几岁左右的年轻人可能会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他们将永远不需要驾驶车子,因为一切都将会自动进行,而且,在这个随时都能透过Uber和Lyft叫车的时代,为什么需要自己开车?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然而,同样地,在这个世代也有另一派的驾驶爱好者。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今年的CES现场,我们有机会访问到一位来自爱好驾驶阵营的一级方程式(Formula 1)新锐赛车手Lando Norris。Lando Norris才二十来岁,目前属于麦拉伦车队(McLaren),早在上学的年纪就强烈地爱上了驾车、赛车。很显然地,技术是现代赛车工程的重要组成部份,甚至达到了与当今商用飞机相同水平的先进电子和通讯系统。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Lando Norris为我们解释了赛车技术,尤其是当他驾车时来自各方面的实时数据,如何成为现代赛车的关键部份。作为顶级的赛车手,一切都围绕着技术而发展。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他对《EE Times》说:“真正能够协助我驾车的最大因素之一就是能够比较数据。因此,当我们行驶于赛道时可以实时获得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转发回给工程师和整个团队,然后他们再将其转发给我,告诉我需要改进的地方以及何时表现不佳。”这些结果都有助于他的驾驶技术不断精进。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赛车环境中,他认为最有帮助的技术之一就是无线电(radio)。透过无线电,他可以不断地与车队交谈,协助他在驾驶时实时做出反应或改变。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我们询问他对于赛车运动和技术下一步发展的看法。他说:“技术将更会有更大的进步。”但他开玩笑地补充说,“我可不希望它进步太多,免得害我失业。”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技术将会持续进展,但没人想改变Formula 1赛车的含义。它仍然必须要有某个人——一个真正的人类在一辆辆赛车之间尽可能快速地行驶这样的特征。因此,你并不会希望任何事情太过于自动化。每一种技术都将会进步、效率会提高,数据也会改进,但我仍然希望能够真的驾驶一辆赛车,控制剎车、油门、方向盘,甩开围绕在旁边的车子,享受驾车的快感与乐趣。从各方面来看,一切都将变得越来越好,并持续向前进展,但Formula 1赛车和我的热情是尽可能快速地驾车。”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对我来说,许多事已不言而喻。有些人喜欢开车,就像新锐赛车手Lando Norris。当然也有更多人迫不及待地要拥有全自动驾驶车。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但是,这也引发了一连串的问题,像是我们想要实现什么样的自动化,未来要发展到什么程度,以及技术的局限在哪里。在赛车时,您可以实时获得所需要的驾驶协助,但是人类仍然可以自己掌握命运以及在胜利与失败之间的差异。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去年,我有机会造访了芬兰的一个城市奥卢(Oulu),我的一部份计划是想观察一场全球无人机竞赛。这些无人机充满了像Formula 1赛车的激情,但当它们以惊人速度在体育场周围呼啸而过时,有的直接撞向对方或者就撞进了测网。但是这些无人机还是被场外人类“驾驶”所控制着。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也许他们能以传感器实现完全自主控制,以确保不会撞到其他无人机或测网。但是,在这些速度下的问题很可能是电子产品和传感器的反应时间不够快。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在赛车的世界,虽然Lando Norrris确实对于驾车快感充满狂热,但以目前的技术来看,在足以完全处理庞大的资料量,以及让传感器-执行器的反应时间够迅速因应超过200mph的速度之前,我们还有更长远的路要走。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编译:Susan Hong   责编:Yvonne Geng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参考原文:Future of Technology in Racing: A Formula 1 Driver’s Perspective,by Nitin Dahad)JVCEETC-电子工程专辑

ASPENCORE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Nitin Dahad
EE Times欧洲记者。Nitin Dahad是EE Times的欧洲记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遁隐”的Groq终于开始揭开其AI架构的神秘面纱 自从Groq “高调”没出现在自己赞助的AI硬件峰会之后,EETimes日前采访了这个开始从“潜伏”状态进入大众视野的神秘公司,与其高层领导团队进行了访谈,详细了解了他们关于其软件定义的硬件TSP。
  • 艰难之后,2020年半导体产业期待复苏 2019年,动荡的全球贸易局势为半导体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过值得庆幸的是5G、AI、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等新兴技术持续保持高速发展,让半导体产业进入继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后的下一个发展周期。
  • 6个关于ADAS/AV感知的趋势 今年的AutoSens车用感知技术大会不乏创新。但技术开发商、Tier-1供货商和OEM仍在探索能够因应黑夜、浓雾、冰雪和油污等各种道路状况的强大感知技术…
  • 算力“下凡”新纪元,Arm赋能中国芯 我们正在进入以数字驱动的第五波计算,这波浪潮建立在AI,IoT和5G迅速融合的基础上。在数字驱动计算的世界里,人口和用户的数量,以及产生的数据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 无人驾驶汽车需要透明窗口显示 现如今,驾驶员可以通过使用信号灯和打手势等多种方式与其他驾驶员和行人进行沟通。但是,如果汽车是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呢?
  • 徐直军:鸿蒙本不是OS名,华为将开发自动驾驶雷达 10月24日消息,“华为鸿蒙是媒体取的名字”登上微博热搜。 据媒体报道,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鸿蒙本来不是操作系统的名字,后来被媒体误传了。本来它是用于公司内部一个内核的名字,却被媒体朋友误炒了几个月,再想给操作系统取名字的时候又得重新跟大家解释,所以就叫鸿蒙了。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