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重启:Imagination新任首席执行官开启冒险旅程

时间:2021-07-30 作者:Nitin Dahad 阅读:
在2020年10月接任Imagination Technologies CEO一职的Simon Beresford-Wylie是这家公司在6年内上任的第六位首席执行官。距离他上任近9个月,笔者终于有机会在Imagination改装后的总部与这位CEO面谈...
广告

Simon Beresford-Wylie在2020年10月接任Imagination Technologies首席执行官(CEO)一职,他是这家公司在6年内上任的第六位首席执行官。如同前几任CEO,Beresford-Wylie致力于发扬该公司的GPU传统,但挑战在于他这次是否能出奇制胜。

Imagination首席执行官Simon Beresford-Wyliey在改装后的公司总部大厅留影。

(摄影:Nitin Dahad)

距离Beresford-Wylie上任近9个月(EETT编按:本文采访时间为2021年6月),英国因疫情的封锁政策放宽,笔者终于有机会造访位于伦敦北方大约20英哩的郊区Kings Langley,在Imagination改装后的总部与这位CEO面谈。

Beresford-Wylie来自电信与广播产业,他完全意识到自己目前的职位有很高的流动率,但在开始介绍自己的时候,他开玩笑说:“我是一个很有韧性的人,我会待在这里。”

通常每一位新任CEO都会为公司订定转亏为盈的计划,Beresford-Wylie也不例外。笔者在2019年1月曾经访问Imagination前任首席执行官Ron Black,他当时亦有相同看法。所以,这一次有什么不一样吗?

因为公司成本获得控制并在2020年转为获利,Beresford-Wylie信心十足;此外,公司对于如何利用GPU与行动技术有明确的规划,也有投资者支持包括未来10年RISC-V核心策略在内的长期计划。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个与他在公司改革策略上有志一同的高层团队。

确实,笔者在Imagination总部遇到的每一位高层主管,不是都很了解状况,就是真的相信公司的新策略并全心全意支持;我感觉更偏向后者,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初期的正面成果。举例来说,营收长Steve Evans看好业绩成长,特别是中国的电动车(EV)市场;最近从Arm挖角的总工程师Tim Whitfield也准备好运用自己超过20年的业界经验大显身手。

Beresford-Wylie也热心展现他正如何尝试改变Imagination的办公室文化。例如,现在该公司办公室采取全开放式设计,包括CEO在内的所有员工都没有自己的小房间或是指定座位;他还取消了过去特别为高层主管保留的公司停车位。

如果任何人想要一个安静的工作场所,有一些封闭式小隔间可以使用;此外,为了迎合跨地理区域的混合办公模式,他们也大手笔投资视频会议设备…这些让Imagination改装完成的总部办公室感觉很像新兴的共享办公室,不过因为疫情关系,公司仍让员工自由选择是否进办公室,目前大多数时间都很空旷。

以下是笔者与Beresford-Wylie的对谈内容。

百日计划

在访谈一开始,笔者让Beresford-Wylie对他上任9个月来的这段时间发表感想。

Simon Beresford-Wylie:我们已经在获利方面扭转局势而且表现很好,我们在2019年度就是以获利终结。我们的公司策略审查已经完成,并获得董事会在2021年3月签署通过,目前正在为此努力,也有一个很好的开始。整体来说,我对于获得新客户、赢得众多设计案非常开心,我们的销售管道相当强劲,在多个应用领域与区域市场都呈现成长。

EE Times:你提到过有一个“百日计划”(100-day plan),这指的是什么?

Simon Beresford-Wylie:我们的“百日计划”在我于2020年10月1日正式接任之后就已经生效;去年的上半年是一个相当动荡的时期,因此该计划有不少元素。第一个部分是要填补管理团队的多个空缺,例如我们延揽了Tim Whitfield加入、率领工程团队,还有Tim Mamtora负责实验室环境;还有Mark Logan担任首席财务官,以及Nick Merry负责人事。所以我们真的就是把团队安顿好。

作为一个团队,我们需要做的第二件事情是稳定Imagination的近期财务状况。我们有许多年没有获利或产出任何现金应该不是什么秘密,而无论是何种企业都得养活自己、支付员工薪水。当然,这个过程在我加入之前就已经开始,我们一直专注于取得利润与现金,而且很令人高兴的是我们在2020年结束时不仅有小幅获利,也产出了现金。

“百日计划”的第三个部份是有效执行恰当的“由下而上”策略审查:我们的公司该如何定位?我们想达成的业务目标是什么?应该锁定那些应用领域?哪些区域市场是我们应该耕耘的?我们的产品阵容中应该纳入哪些IP?这些真的都是需要深思熟虑的课题。我们在去年11月启动了相关计划,并获得董事会在今年3月签署通过。

然后,我们围绕着这个计划做的第四件事情,是与管理团队一起重新检视我们的任务──像是我们的定位、目标──以及重新检视我们的愿景,然后将所有这些与公司策略结合,并将之传达给员工,同时重新整理价值观。所以那实际上几乎是为整间公司“重开机”,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我认为“百日计划”成效良好,让我们能目标一致地进入执行模式。

瞄准朝向异质运算的市场转变

EE Times:这些听起来很棒…不过在你们的公司定位、愿景与产品阵容与目标市场等策略上,重点是什么?

Simon Beresford-Wylie:这个问题很好。如你所知,Imagination是一家35岁的公司,有25年的GPU IP发展历史,GPU IP也是这家公司的主要传统,特别是最近主要应用于移动设备领域,以及第二大市场是车用资通讯娱乐系统。这个传统很棒,不过实际上现在市场有一个朝向异质运算转变的趋势。

举例来说,车用市场的客户表示:“实际上我们想跟你们采购的,不只有资通讯娱乐系统用的GPU IP。”随着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AS)与EV崛起,市场上也衍生对更强大解决方案的需求,以太网络技术正取代车内的线束,有更多的资料围绕着这些车辆并被分析。

实际上,车子几乎成为有轮子的计算机平台,所以客户们说:“我们需要与真正能提供以太网络封包处理AI解决方案、CPU与GPU,或者是比纯粹GPU做更多事的GPU伙伴合作;”这是解决方案导向,而且需要异质运算,因此我们的策略之一部份是检视该如何支持各个应用领域,而不是单单只提供IP。

EE Times:有哪些应用领域是你们锁定的目标?

Simon Beresford-Wylie:第一个我已经提及的是车用领域,我们已经进入北美、中国、日本的车用市场。第二个已经崛起并为我们带来快速成长的是数据中心、云端与桌面计算机(DCD)应用市场。

我们在行动应用领域的传统实际上让我们在DCD市场表现良好,因为我们在功耗、性能与面积(PPA)做得很好,也就是可达到非常有限的功耗、高性能以及非常小的占位面积;而且你猜怎样?这在数据中心应用领域获得了很大的共鸣。

第三个应用领域是我们传统的手机、行动装置市场;我们曾在Apple iOS获得成长动力,现在则看到Android领域对我们的解决方案有显著需求。我认为这反映了我们在2019年在Canyon Bridge (EETT编按:Imagination背后最大股东)之下对更新GPU产品线进行的投资;那真的在市场引起了注意,因此我们赢得市占率也看到来自Android高阶与中低端设备的各种商机。

第四个领域是RISC-V,这并不算是一个应用市场,不过今日我们已经在运算端的GPU使用RISC-V。更广泛地说,我将之视为一个十年期的慢动作“市场不连续”(market discontinuity),就像是一家总部也是在英国的、非常大的处理器IP公司的糟糕替代品。

所以,我们虽然已经有RISC-V,但我们将在未来几年投资更多,为想要采购RISC-V CPU的客户同时提供高阶与标准化的IP,同时也嵌入稍早提到的、我们销售到其他领域的解决方案中。

EE Times:RISC-V市场还未起飞是因为还没有够大的厂商出现吗?

Simon Beresford-Wylie:我认为那只是其中一个因素。随着围绕着它们的生态系统发展,以及可持续性受到客户与合作伙伴认可的业者开始出现并进入这个生态系统,这些东西需要花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获得市场青睐。在RISC-V领域有许多新创公司活跃其中,但从看来目前还没有一家留下提供高质量IP的纪录。

Imagination是一家拥有悠久历史的公司,我们确实拥有提供高质量IP的纪录,你可以清楚知道我们何时说过将要提供,我们具备潜在客户认可的工程能力,而我认为这会是我们进军高阶RISC-V市场时的优势。

各有特色的区域市场

EE Times:你说公司在2020年转亏为盈,你们是否已判别出目前最大的成长动力来自何处?例如是否为中国的EV市场?

Simon Beresford-Wylie:对我们来说,北美是表现很好以及重要的市场,而中国大陆无疑是一个高成长率的市场,特别是在车用领域;日本与中国台湾同样是强劲成长的市场,还有欧洲。中国大陆带动了大量的成长,包括在前面提到的DCD应用领域。

我们在PPA表现上的优势让我们很顺利地进入DCD市场,再加上2019年重整GPU产品线的投资已经开始获益,现在真的已经受到市场注意,以个别市场来看,欧洲市场的比例下降了一些,美国市场成长显著,而我们目前更倚重亚洲市场。

EE Times:让我们转向企业以及地缘政治;你们的投资人以及管理团队明显曾经有一段动荡时期,现在都已经解决了吗?

Simon Beresford-Wylie:是的,那是一段非常艰困的时期。这家公司在去年的上半年相当辛苦,但我认为充分展现了工程团队的韧性──那时管理层的问题,以及关于董事会可能任命来自中国国新控股(China Reform Holdings)的新成员之相关评论围绕着他们。

但那已经是一年以前了,我们已经跨越出去。我到职已经9个月了,这家公司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其他公司一样,有正常的董事会并指派了两位新的非执行董事Peter Bonfield与Didier Lamouche,他们两位都是半导体产业领域的老将。

Imagination的大多数管理高层都已回到位于英国Kings Langley 的总部办公;图中由左至右分别为:产品长Chris Porthouse、首席执行官Simon Beresford-Wylie、总工程师Tim Whitfield、营销长David Harold、营收长Steve Evans、财务长Mark Logan。

(摄影:Nitin Dahad)

我参与的董事会就像是我在Arquiva、Nokia等两家公司时的董事会一样,没什么差别。Canyon Bridge就像其他私募股权业者一样;而至少在我看来,中国国新控股就像是投资私募股权业务的普通有限公司伙伴。

EE Times:你对于与中国做生意的地缘政治维度有什么想法?

Simon Beresford-Wylie:现实是这个世界已经改变了,而且我认为在实际上已经永远发生变化;在中美关系上存在一个地缘政治维度,现在他们是竞争对手,用不同的眼光看对方。而我们就像任何一家想要同时在两个市场上卖东西的公司,需要对于该怎么发展、该在哪里发展以及客户对象非常敏感。

我们与所有其他竞争对手以及北美科技公司一样,他们也还是在中国市场上销售。有一些特定客户被列入实体列表(entity lists),这会比较麻烦;我们对于某些特定IP可以或不可以卖给谁非常敏感,在英国也有一些我们严格遵守的出口管制机制。而尽管有实体列表,我们的业绩仍然以惊人速度成长。

从电信、广播产业到半导体产业

EE Times:你的专业背景有很大一部份是在电信网络领域,与半导体、IP相当不同;你认为那些经验能为Imagination与这个产业带来什么?

Simon Beresford-Wylie:这对我来说有一点挑战,业务模式稍有不同,但实际上我发现这个领域主要是研发工程、撰写程序代码、回归测试、验证以及程序管理,这跟我们在Nokia做的一样;有一些不同之处也有相同之处。

这与我在Elster做智能电表网络不同,但也有相同之处,有工程师撰写程序代码、测试程序代码并产生解决方案,并订定产品/技术蓝图等东西。不过商业模式是不同的,Imagination不制造东西,这是不太一样的。

我能为这家公司带来什么?我认为我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拥有出色纪录的主管。我是一个真正以价值观为基础的领导者,而且我认为建立现代的工作文化、言行一致非常重要。我超级热衷于重回成长领域以及激励成长,基本是扮演催化剂的角色,创造能量与我们可以做到、我们会赢的兴奋感。

我们需要具竞争力的IP,我们需要专注于正确的市场策略,我们也需要敏捷地行动,而我认为我具备帮助公司做到这些的能力。

EE Times:当你听到Imagination有一个CEO职缺时,是什么因素驱使你产生”我要去试试看“的想法?

Simon Beresford-Wylie:首先,这是一家全球性公司,这是我爱的;但它又是一家工程公司,我却不是工程师。我很遗憾我不是工程师的事实;我想要成为一位工程师,我喜欢与工程师一起工作,因为工程师主导这个世界,他们创造、制作了很多东西,包括现在这个房间里除了你跟我两个人类之外的其他装置都是由工程师设计打造的。

这相当不可思议,我们在Imagination做的事情如此复杂,不逊于太空科技;这让我非常兴奋,我对技术充满好奇心,而这是一家标志性的公司。我认为这也是一颗尚未打磨的宝石,我们正在努力让它发光,让整个公司的员工相信我们将成为胜利者。

随着市场走向异质运算、GPU、以太网络封包处理器(Ethernet packet processor,EPP)、人工智能(AI)、神经网络加速器(NNA)以及CPU IP等技术,我们所拥有的能力将让我们取得成为胜利者的绝佳优势,而我想要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编译:Judith Cheng,EETTaiwan

本文同步刊登于EE Times Taiwan Digital板杂志20217

(参考原文 :Rebooting Imagination: A Heterogeneous Compute Strategy,By Nitin Dahad)

责编:Luffy Liu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Nitin Dahad
EE Times欧洲记者。Nitin Dahad是EE Times的欧洲记者。
  • 详述一种更为有效的AC-AC自动电压调节器 (AVR)开发方 在该文章的第一部分,我们阐述了开发人员如何使用GreenPAK SLG46537V IC 等可编程ASIC来开发AVR,并且详细描述整个系统设计和GreenPAK设计。在本文(该文章第二部分)还将展示通过原型获得的实验结果,以验证这种AVR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 HBM3: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Rambus日前宣布推出支持HBM3的内存接口子系统,内含完全集成的PHY和数字控制器,数据传输速率高达8.4Gbps,可提供超过1TB/s的带宽。
  • Virtual Antenna技术将如何克服Wi-Fi产品天线与射频设 得益于新标准的颁布和更多免受限频段的加入,可预期全球范围内支持Wi-Fi功能的设备将会激增。如果设备制造商想要充分利用Wi-Fi带来的机遇,那么他们的产品将需要提供稳定且可预测的性能。实现更高的数据吞吐量、更短的延迟时间和更低的功耗都是必须的,而所有这些也都是Wi-Fi 6和Wi-Fi 6E标准所要求的。此外,这些对性能功耗的要求都必须在Wi-Fi所支持的所有频段上同步实现。
  • 波形系统三大关键点解析 优秀的性能可以保证工具的流畅度,而调试的效率也有助于提升工具的用户体验。波形系统只是仿真调试工具中的一个部分,调试工具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核心技术,比如代码和电路图调试等。但是观测波形是验证工程师最常用的一种手段,作者希望通过介绍波形系统中的一些基本技术让用户将来选择工具时更加有针对性。同时也希望验证工程师能利用好工具,提升工作效率。
  • 数据中心迈向革命性新架构,CXL迎来高光时刻 从一天内宣布完成对AnalogX和PLDA两家公司的收购,到推出面向数据中心的“CXL内存互联计划”,Rambus日前围绕CXL技术和生态展开的战略布局,令人印象深刻。
  • 氮化镓(GaN)晶体管并联配置在大功率转换器设计中的应用 在充分了解GaN晶体管栅极驱动电路后,可以相对轻松地实现GaN晶体管并联配置应用。其中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具体应用的高功率和高开关频率,而这些正是许多工程师采用现有硅器件时所从未经历过的。通过遵循良好PCB布局基本规则,在栅极和开尔文源极路径中使用共模电感,并平衡不同晶体管之间的电流,有助于最大程度地减小电压振荡。
  • 新款iPad Pro 2021成最受欢迎的 由于采用性能相对强大的M1处理器和mini-LED屏幕以及更多的创新,新款iPad Pro 2021已经成为消费者心目中最受欢迎。然而,iPad 2却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被列入“复古和过时”的名单中。
  • 三星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old 3 目前来看,折叠屏新机作为一种新的生产力工具,逐渐成为高端/平板的一种趋势,有报料称三星的Galaxy Z Fold 3发布时间或为7月,并且会引入新手势操控。

  • EMC对策产品: TDK推出用于移动设备 TDK株式会社(TSE:6762)推出用于移动设备的TCM0403M系列小型薄膜共模滤波器
  • 比科奇ORANIC板卡获行业大奖,5G小基 比科奇(Picocom)日前宣布:该公司荣获全球小基站论坛(SCF)一项大奖,其全新的ORANIC板卡赢得了全球小基站论坛(SCF)2021年度“小基站芯片及组件杰出创新金奖”。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