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前主题为《世界级难题成就世界级人才》的华为新员工座谈中,华为常务监事、公共及政府事务部总裁陈黎芳回答了一些社招新员工有关“螺丝钉”岗位、天才少年、35岁危机、其他公司模仿华为军团以及如何度过华为最难时候等多个问题。她表示,在华为,即便是很小的细分领域,都可以成就最顶尖的人才。

7月21日,华为高层与新员工座谈纪要最新曝光,主题为:世界级难题成就世界级人才。在这份纪要中,华为常务监事、公共及政府事务部总裁陈黎芳回答了一些社招新员工有关“螺丝钉”岗位、天才少年、35岁危机、其他公司模仿华为军团以及如何度过华为最难时候等多个问题。她表示,在华为,即便是很小的细分领域,都可以成就最顶尖的人才。

华为常务监事、公共及政府事务部总裁陈黎芳(图自华为官网)

她还详细阐述了华为创新研究的三条路径,并透露,过去十多年来,华为与300多家高校开展了合作,建立了169个创新实验室,她同时表示,在华为,即便是很小的细分领域,都可以成就最顶尖的人才。

以下是纪要全文:

我喜欢和新员工交流,吸收新鲜的想法,分享我最近在学习公司文件、听专家讲座的收获,我的讲述不一定很准确,主要是给各位一些参考。

      01

  攀登珠峰,沿途下蛋

  先从一个大家可能知道的老故事说起。1637年,法国数学家皮埃尔·费马提出了一个猜想(xn+yn=zn,当n>2时无正整数解),并写到:“我确信我发现了一种美妙的证法,可惜这里的空白处太小,写不下。”

  “费马大猜想”吸引了历史上众多数学家开展证明。1770年,欧拉证明n=3时,猜想成立;1825年,高斯证明n=5时成立;1955年,日本数学家谷山丰、志村五郎提出“谷山-志村猜想”,走到了最后一步;而英国数学家怀尔斯,在10岁时就立志要攻克这个猜想,1995年,他终于成功,“费马大猜想”也最终变成了“费马大定理”。

  德国数学家大卫·希尔伯特曾说“费马猜想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鹅”。确实,这道难题催生了诸多数学分支,成就了大量顶级人才。任总在一次讲话中也说过:“费马大定理花了350年终于解决了,有啥用呢,不知道?但在解决费马大定理的过程中,只要沿途下了很多小蛋,培养了人才,那就是值得的。”

  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难题和人才往往是互相成就的。先是世界级人才创造了世界级难题,然后难题吸引了人才的投入与创造,最后,又是世界级人才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在科学技术领域,科学家和工程师们要解决三类问题。第一类是爱因斯坦、波尔等要解决的基础理论问题,以求知为目的;第二类是爱迪生这样的发明家做的应用技术研究,以实用为目的;第三类是兼顾二者,既创造科学知识、又能创造商业价值,如巴斯德。这三个领域,也就是美国唐纳德·司托克斯教授总结的“巴斯德象限”模型。

  华为的创新研究也有类似的三条路线,任总用“攀登珠峰”来比喻。首先,华为有一部分科学家瞄准珠峰攀登,从事基础技术和前沿技术研究,投入20-30%研发经费,“把金钱变知识”,这是理想主义;第二,70-80%的研发经费和人才,是在山脚下种粮食,通过产品技术创新来创造商业价值,把知识变金钱,这是现实主义;第三,实现理想是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研究成果可以孵化为实用技术,这就是任总经常讲的“在攀登珠峰的路上沿途下蛋”。同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登顶珠峰,有些科学家可以在半山腰停下来,解决商业价值场景中的难题,这就是“拿着手术刀杀猪”。比如自动驾驶,最高目标是L5级,现在实现起来有困难,包括法律、伦理上都有争议,但是,可以先把L4/L5用到封闭场景中,华为在港口和口岸已经有了成功的应用,这就是“沿途下蛋”。

  02

  难题牵引,开放创新,创造商业价值

  华为今天在基础研究、应用创新以及商业变现上,都面临着世界级的难题,如果只依靠我们自身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任总常说“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就是鼓励科学家和专家与外界碰撞思想,开放创新。

  过去十多年来,华为与300多家高校开展了合作,建立了169个创新实验室,支持成千上万的外部科学家开展研究。近两年,公司又在一些著名大学附近建设“黄大年茶思屋”,为内外部专家开放交流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同时,还发布了线上“黄大年茶思屋”,可以全天候、跨领域、跨院校,随时随地无缝交流。

  作为商业组织,华为最擅长的还是通过技术创新满足客户需求、创造商业价值;大学和教授,最擅长的是理论与基础研究。但是,现实场景与基础理论之间有很大的鸿沟,华为将复杂的商业场景问题,归纳、总结、提炼为数学、物理问题等,然后将难题发布到“黄大年茶思屋”或公司内部社区上悬赏,这样大家就能理解了,经常有科学家揭榜解题,并拿到奖金。

  比如说,大家可能听说,华为组建了好多会战项目。这些会战的打法,首先是有一小拨专家,梳理出这个领域的关键难题和目标,然后组建队伍,看看这个团队能够解决哪些问题,接下来,就是把团队无法解决的难题发布出来,卷入内外科学家来参与攻关。外部教授参与积极度很高,他们还向学校建议,希望将解答华为难题,等同于参与国家重大科研项目的经历。

  公司现在成立了十多个军团,军团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找到商业突破口,发挥华为的技术优势,把技术变成“粮食”。比如,港口散货码头的货物称重,传统称重方式每车都过磅,成本高,后来用无人机拍摄测量体积进行计算,但误差比较大。这个难题发布后,公司刚好有个实验室,在无线基站部署时做过类似的无人机AI测量,于是把这个AI技术应用到了港口堆场,使得测量误差从过去的百分之五降到了千分之五。这个技术,就找到了一个新的“产粮”场景。

  创造商业价值的关键是抓住真正的客户需求。通过正态分布模型,科学分析和整合客户需求,聚焦核心需求做到世界领先,实现“极简架构、极低成本、极高质量、极优体验”。

  03

  每个领域都能成就人才

  上面讲的主要是在技术创新领域,从新技术、新想法的扫描,到多路径探索、科学试错,然后再收敛、聚焦产品开发,最后创造商业价值。整个过程中有无数的难题需要攻克,也就能吸引和成就内外部大量的优秀人才。

  实际上,华为的难题不只是在研发领域。过去三年,外部环境对产品与解决方案、市场销售、财经、供应、制造等多个领域都造成了冲击,每个领域都有要解决的难题,每个领域的员工也都有机会成长为世界级的人才。

  举个小例子,我在华为这么多年,跟客户打交道时候,他们并不一定都对华为的产品技术服气,但至少有两个领域,是无人不服的,一个是基建,首次参观三丫坡、松山湖和其他园区的客人,基本都会被震住;另一个是接待,体验过客户工程部接待流程的客人,也基本都会震惊,他们经常感慨说,从来没见到过有公司可以把接待工作当一个系统工程来做。

  一个公司想要基业常青,就必须是系统性领先,而非只是单点突破。大家今后会分到公司各个部门工作,在这里先给大家鼓一点劲:在华为,即便是很小的细分领域,都可以成就最顶尖的人才。

  【问答环节】

  问题1:大厂基层员工的职位特点往往是稳定和细化的,对于处在“螺丝钉”岗位的员工,可以请您在职业规划方面提供一些建议吗?

  陈黎芳:在华为,除了少量专业类和作业型的岗位,公司并没有要求员工长期“钉”在一个地方的,而是鼓励循环赋能、不断拓展自身能力,因此,首先千万别把自己当成“螺丝钉”。不管你处在什么岗位,我建议你都要有一个全景图,就是对公司战略和业务方向的理解。如何建立全景图?我也想教大家一招,就是要多学公司文件,多看任总讲话,你们就会有俯瞰的视角,胸中自有乾坤。当然,由于自己的知识、信息、经验不够的时候,这些文件和讲话有可能一次两次三次读不懂,那就反复读、反复交流,甚至可以去提问,然后看看别人的发言,慢慢地你就会把这个全景图勾画出来了。俯瞰的价值,就是因为它能够撑大你的世界,让你获得一种超越性的视角。当你比别人先读懂的时候,就会比别人获得先进步的机会。永远都不要说没有机会,你做好准备,机会一定会给你的。

  问题2:公司业务涵盖了通信、能源等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会受到政府和公众的关注,公司要获得政府和社会的信任,对我们从事研发工作的员工有什么要求?

  陈黎芳:你是说华为提供的设备对国家和社会很重要,的确如此,我们做的事情超级有价值,我们也应该以此为傲。不仅仅是研发员工,全体员工首先要做到的一件事情就是遵纪守法、合法合规。我们产品技术领先,员工行为合规,别人怎么会不信任我们呢?合规既包括外部法律法规和行业准则的要求,也包括公司内部的各种规章制度和标准规范的要求。在这个基础上,你再发挥聪明才智,努力创造价值。

  问题3:现在是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才能与公司共克时艰?

  陈黎芳:我认为华为从来没有"最"艰难的时候,因为一直都面临各种挑战,经历了许多的危机。任总最初创业时候,华为是真正的“三无”企业,没人、没钱、没背景;再看看现在,每年新入职一万多人、交税几百亿、投入研发1400多亿,员工工资、奖金、分红照发,我看到的更多是信心。我们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对公司最大的贡献。

  问题4:从新闻上了解到华为引入了很多天才少年,也在引入大量的留学生。那么,对于这些多元化的人才,公司是否有差异化的培养方案,实现人尽其才?

  陈黎芳:人尽其才说得非常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组织的重要责任,就是要发现每个人的长处,然后把它用在擅长的地方,这个企业才能生生不息、活力无限。我也特别鼓励大家要去发现自己的长处,使劲地用自己的长板,而不是把特别多的精力投入到补短板上。

  另外,“天才少年”也好,“博士”也好,这些都是进华为之前的标签,是一些招聘用的语言。但这些标签不意味着贡献,“天才少年”进入华为后也需要成长,不可能永远当少年,最终还是要看实际发挥的价值和贡献。

  问题5:研发岗少有直接接触客户的机会,如何在工作中践行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精确捕获一线传来的真实需求?

  陈黎芳:我自己经历过一个案例,体会了客户需求有多急多快。20多年前我当时在北京工作,客户告诉我们需要“彩铃”功能,这个功能我们没有做过。我马上就给总部打电话,表示我们要应标,要开发这个彩铃业务。然后公司大概派了二、三十个研发的同事去北京,对照着标书开发,最后我们就真的硬干下来了。这就是当年比较典型的“倾听客户诉求”。

  现在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不是说你听到某个客户提一个要求,就是客户需求。客户需求有一套流程机制来进行筛选,来保证我们产品满足的是大多数客户需要的功能,也就是正态曲线中间的部分。另一方面,技术发展太快,常常客户自己也描述不清需要什么。所以,华为提出“双轮驱动”的创新,除了从客户那里了解需求,特别强调通过技术突破去牵引客户需求。所以说,了解客户需求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了,不只是到一线直接接触客户,在公司“黄大年茶思屋”等各种技术平台上学习交流,与内外部专家喝咖啡,扫描各种论文,也是真正理解客户需求的有效方式。

  问题6:社会上对华为比较关注,有些商业组织会模仿华为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成立了很多军团,据了解,也有其他公司相继成立了军团,您怎么看待这种模仿现象呢?

  陈黎芳:首先,军团不能说是华为创造发明的,任总说他曾经看了一篇新闻报道,里面介绍了谷歌军团,他很受启发,就借用了这个概念,成立了十几个军团。军团只是一个代号,核心就是短链条运作,把科学家、专家、工程师、营销专家、客户经理……他们放到一起,军团其实就是一个团队,英文就叫team。

  当然,华为不是一个咨询公司,华为员工要聚焦在自己的工作上,我们不会刻意地做经验分享,只是一个自然的溢出,如果对其他组织、企业有价值,没有什么不好。“模仿”这个词用得不好,说“学习”就好一点,就是给别人学习一下。

  问题7:我们是社招班,年龄会大一点,经常有看到一个“35岁危机”,请问您是怎么看待华为35岁以上的员工,关于“35岁危机”这个问题,您还有些什么建议?

  陈黎芳:我们人生的奋斗怎么能停在35岁呢?前些年,网上有关于华为34岁以上员工的一些传言,都是不准确的。我早就过了35了,但我还是很努力的,也是很享受的,因为忙碌,觉得每天过得也特别快。所以我不觉得年龄是个问题,关键还是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始终坚持学习和提升。

  问题8:您在华为工作快28年了,您如何在这么漫长的工作生涯中保持激情和热爱?新员工加入公司有一个试用期,您能否结合自己的经历,指导一下我们如何快速上手工作?

  陈黎芳:28年并不漫长,我真实的感受是,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最近有个实习生叫我阿姨的时候,我还有点不适应,我觉得我还是刚加入公司20多岁,别人一开始叫我妹妹,后来是叫姐姐,怎么突然就被叫阿姨了?我今年四月份进入监事会,做公司治理相关工作。到新岗位之后,任总说我们的责任主要是做好领袖选拔和后备干部的培养,我就得赶紧跟进,因为这些领域我并不擅长,过去也没有专心研究过。所以在工作的同时,赶紧看书学习,刚看完几本薄一点的书,另外两个大部头的书还没看完,就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我95年加入华为的时候,真可以用“野蛮生长”来形容:我连个导师也没有,也没人给我下个指标,没有KPI或PBC。等你们工作一段时间,可能就会抱怨KPI和PBC,抱怨考核很烦人。但是我们那时候真的什么也没有,我当时觉得挺茫然,还要自己琢磨干点什么。

  如果非要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有什么经验的话,就是要学会给自己找目标。大家进入部门后,有导师、有主管,会安排指导工作,但要真正成长起来,还是要自己对自己负责,找到有挑战有价值的工作目标。另外,还有一个经验,我当时特别喜欢和同事交流,虽然我工资并不高,但是我基本上把钱都用来请客吃饭了。我是个文科生,刚加入华为做产品推销很吃力,我就在请人吃饭的过程中学习各种知识。

  一个企业要保持开放,对抗熵增,方法有吸收新思想、坚持自我批判、反思,吸收新鲜的血液,所以欢迎大家的加入。一个人也要保持开放,方法就是学习学习学习。

本文内容参考华为心声社区、e公司、上海证券报报道

责编:Luffy
阅读全文,请先
您可能感兴趣
从测试方案落地形式来说,国内芯片设计企业需要跟国外企业对于标准化、数字化的大方向一致,但需求往往不一样。海外一些巨头级的芯片企业,对测试工具的诉求是交付工具就可以,但在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大环境下,“需要有人把这些好工具和中小芯片设计公司的现实需求结合,变成一个方案,让他们切实体会到最先进的工具带来的便捷性和好处”……
稻盛和夫1932年出生于日本鹿儿岛市,1955年鹿儿岛大学工学部毕业后,稻盛和夫曾就职于生产高压电流绝缘体的“松风工业”工作。1959年4月获得熟人出资,27岁的稻盛和夫以资本金300万日元成立京都陶瓷株式会社(现京瓷),1984年适逢日本施行电信自由化,52岁的稻盛和夫主导,京瓷与三菱商事、SONY、SECOM等大型企业合资成立第二电电……
只有及时了解投身维护领域的高管们所面临的挑战,我们才能不断设计出满足其需求的解决方案。
集成电路是一个创新驱动的产业,集成电路设计业更是一个靠智力和创新驱动的产业,这个产业去年已经达到了4519亿元收入。但是这样的发展未来是否能够持续?能否一直起到支撑信息产业发展的重任?魏少军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取决于创新,而决定创新又有三大要素……
相较于现有主流FinFET与水平GAA晶体管集成电路工艺,CFET突破了传统N/P-FET共平面布局间距的尺寸限制,可将集成电路中逻辑标准单元尺度微缩到4-T(Track)高度,同时将减少SRAM单元面积40%以上,在3纳米以下技术代高密度、高性能集成电路制造技术中将成为基础晶体管器件创新架构的有力候选者。
毕业前后的几年是我们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选择窗口期。在这几年里,我们做出的或大或小的每个选择都有可能改变我们人生的轨迹。面对太多的行业热点,太多的可能性,太多的橄榄枝,对于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要能保持足够的定力……
由于采用性能相对强大的M1处理器和mini-LED屏幕以及更多的创新,新款iPad Pro 2021已经成为消费者心目中最受欢迎。然而,iPad 2却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被列入“复古和过时”的名单中。
目前来看,折叠屏新机作为一种新的生产力工具,逐渐成为高端/平板的一种趋势,有报料称三星的Galaxy Z Fold 3发布时间或为7月,并且会引入新手势操控。

OPPO K10x搭载5000mAh大容量电池与67W超级闪充,一次充电可带来1.3天的续航使用,同时,OPPO 67W超级闪充方案,33分钟即可从1%充到80%。搭载120Hz LCD高刷屏和高通骁龙695 5G移动平台,采用金刚石智冷散热系统,4种不同的散热材料搭配4颗温度传感器,在手机散热的同时,实时感知手机温度并进行智能控温,大幅提升手机温控效果。
海洋光学(Ocean Insight)与等离子蚀刻技术的领先创新者合作,探索适用于检测关键晶圆蚀刻终点的全光谱等离子监测解决方案。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3D集成电路技术的发展始于多年前,远早于摩尔定律效益放缓成为讨论话题之前。该技术最初用于堆叠功能块,功能块之间具有高带宽总线。内存厂商和其他IDM在早期通常会利用这项技术。由于该技术本
免责声明: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部删除!(手机微信同号15800497114)来源:第三代半导体产业又迎来新的发展机遇。近日,在新能源汽车、芯片以及光储等行业的需求高涨背景下,第三代半导体产业又迎来新
点此查看:2022年PCB行业创新分享会通知广告分割线近日,在相关政府网站上显示,江西省江铜铜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铜铜箔)通过IPO辅导验收。9月3日,中信证券发布了《关于江西省江铜铜箔科
关注我们更多精彩等你发现!END往期精选   【免费】FPGA工程师招聘平台简谈FPGA设计中系统运行频率计算方法与组合逻辑的层级SANXIN-B01开发板verilog教程V3电子版学员笔记连载 |
免责声明: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部删除!(手机微信同号15800497114)来源:中科智芯近日,江苏中科智芯集成科技有限公司二厂智芯集成进入设备入场安装阶段。本次入场设备化镀机分为六个单元,目前该设
做一个小项目 - 用小脚丫FPGA来测光,体会如何用全数字器件测量模拟信号。测量环境光的变化最简单、便宜的器件就是LDR,也称之为光敏电阻,适用于检测环境光的强度和环境的亮度。由于它体积小巧、便宜,易
互联网时代给用户带来了极大地便利,但也让个人隐私信息无处躲藏。当你打开电商购物平台,APP的精准推荐总是让人感到不安;当你打开搜索平台,跳出的智能搜索清晰记录着你的浏览行为;打开娱乐软件,推荐算法则让
免责声明: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部删除!(手机微信同号15800497114)19年以上的高端LED封装企业汇大光电解散导读:9月13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深圳市汇大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大光电
最近听说有人开始囤TI(德州仪器)型号为TPS92692-Q1电源管理芯片,这颗芯片主要用在汽车大灯上,囤的数量还不少。没错,就是今年3月,深圳疫情,有人在华强北被人群挤掉一盘料后在朋友圈悬赏100万
免责声明: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部删除!(手机微信同号15800497114)来源:金港潮今天上午,默克半导体一体化基地在张家港保税区正式开工奠基。江苏省副省长方伟,省政府副秘书长黄澜,省商务厅厅长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