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人们对消费性电子产品的需求更加广泛,而这些应用的技术皆需要非常快速且巨量的运算,使得先进半导体芯片的需求炙手可热。

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人们对消费性电子产品的需求更加广泛,在物联网、5G、人工智能与电动车等技术快速兴起下,机器人、无人车辆与无人机等产品也逐渐普及,这些应用的技术需求包含高速信息传输、感知外界环境,还需减少传输延迟,进而达到节省能源、降低风险等目标,以上皆需要非常快速且巨量的运算,使得先进半导体芯片的需求炙手可热。伴随这些技术的进步,芯片中晶体管管的密度越来越高,但基于摩尔定律(Moore’s Law)的超大规模整合晶体的小型化放缓,如今需要在先进封装中进行突破,才能持续增加晶体管的密度。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The Insight Partners于 2022 年 2 月 15 日所提出的最新报告“Advanced Packaging Market Size, Share, Revenue, Growth, Global Analysis and Forecast to 2028”,由于封装技术的创新、组件的微小化和微机电系统(Microelectromechanical systems,MEMS)的普及,先进封装市场将以 8% 的复合年成长率提高,从2020年大约300亿美元到2028年达到550亿美元。2020年先进封装在半导体封装市场占有约 40% 的份额,预计到2030年时,将提高至60%以上(图1)。此外,预估在2021~2030年间,3D/2.5D IC、扇出封装(Fan out)的复合年成长率分别约为22%和16%,是所有的先进封装技术中,需求量成长最快速的技术(图2)[1]。

12020~2030 年全球封[1]

22025年前先[1]

先进封装中晶体管密度的提升,主要由纯铜对接(Cu-Cu hybrid bonding)、微微焊点(Microbump)技术来推动。前者设计用于接点间距10μm以下的高阶产品,可达到更高的晶体管密度,除Cu-Cu对接外还有Au-Au对接。该方法是通过平坦的纯金属相互扩散接合,制造门坎与难度较高,需要更佳的表面平整度及洁净度;后者则是市面上更普遍的技术,主要用于中高端产品,目前最先进的微焊点间距为40μm,随着热压接合(Thermal compression bonding,TCB)技术进步、更先进的机台设计,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微焊点间距能缩减为20μm,甚至达到10μm,而微焊点的尺寸约为间距的50%,亦即微焊点可能达到焊锡尺寸10μm以下的次微米级焊点(图3)。

3:凸点间距与尺寸的微小化[2]

以先进封装中焊点为例,最大的球门阵列(BGA)直径约为760μm、中等尺寸覆晶封装的(C-4)焊点约为100μm、2.5D/3D IC技术中的微凸点(μ-bump)直径为10μm (图4)。与C-4焊点相比,微焊点的直径小了10倍,而体积则相差约1,000倍,表面积/体积比的增加,让焊料与界面的反应加剧,使微观结构产生了巨大的差异。

42.5D/3D IC 装结构的截面[3]

在2.5D/3D IC中,多层的封装结构与更小尺寸的焊点意味着封装过程将经历多次的回焊(Reflow),使介金属化合物(Intermetallic compound,IMC)快速成长,增进焊点中锡的消耗与IMC的生成,随着焊点中IMC的比例提升,晶粒的性质将显著影响焊点的物理性能。

随着IMC的成可能微焊点设计造成什么影

在3D IC中,固液互扩散键合(Solid-liquid interdiffusion bonding,SLID)是一种很有前景的技术(图5),也可称作TLPB (transient liquid phase bonding),特点是在较低的熔点下进行接合,并产生高熔点之全IMC焊点。而在3D IC的多层结构中往往须经历多次回焊,全IMC焊点正好可避免焊料中残余的Sn重新融化而影响芯片的对齐、堆栈。然而,产能是SLID工艺过去面临最大的问题,此技术往往需要进行数小时之久,因而限制其应用性与经济效益。

5SLID合示意[4]

由图6可知,基于相同的工艺参数,当焊点高度有所差异时,IMC的成长情形也截然不同,随着焊点尺寸微小化,使得焊点中IMC的成长速率更快。此外,透过控制工艺中的温度梯度,影响Cu原子在Sn中的溶解度差异,所形成的浓度梯度,将加速热端的IMC向冷端成长,进一步缩短工艺时间、减少冷端基板的消耗[5]。在未来更小尺寸的焊点中,可能仅需要数分钟即可完成SLID键合工艺,使得全 IMC 焊点在实际应用中得以实现。

6:不同焊高度下的IMC情形[5]

评估焊点可靠度时,微观结构中形成的空隙往往是人们最常关注的不利因素。在细间距的小尺寸微凸点(μ-bump)封装中,电镀为沉积焊料的工艺之一,如图3中的Cu-pillar bump,从Cu-pillar bump本身到焊帽(Solder cap)的成长,皆可由电镀的方式形成,然而,电镀会在焊料层中引入各种杂质,诸如镀浴中添加的表面平整剂、螯合剂、抑制剂或外来金属原子等,当更多的焊料被消耗(图5),将使不溶于IMC的杂质浓度增加,并被推挤至晶粒边界,形成缺陷或孔洞。

在传统封装中,焊球表面的氧化物、残留的助焊剂也会产生类似的问题,但由于焊点中IMC的比例较低,杂质浓度变化较小,不易造成有害的影响[6],而杂质造成缺陷的机率,会因焊点尺度的缩小、全 IMC焊点的形成而提升,对可靠度有不利影响,例如因应力集中造成的机械强度弱化、电性下降等。

7(a)~(d)别为Cu/Sn/Cu (10µm)250℃反1121720后的BEI[6]

8杂质随IMC长变得集中[6]

除了焊点微小化造成之空隙,电镀过程中,空隙也受电镀参数与镀浴环境的共同影响而产生,如图9所示,仅添加PEG与Cl抑制剂的组别于P-h (高电流密度)与 P-l (低电流密度)下、制备Cu镀层的焊点微观结构,当降低电流密度经回焊后,可获得完整、无空隙之微观结构。

9:添加PEGCl抑制剂组别  在高低h/l流密度下、镀层回焊后之焊观结[7]

额外添加促进剂 A 与 B 组别在相同电镀条件下之焊点微观结构(图10),促进剂B在电镀过程中,取代抑制剂PEG吸附位点的能力较弱,且具有较高的杂质浓度而造成空隙。因此,透过调整电镀参数、电镀浴配方的开发,变得至关重要,如电流密度、抑制剂/促进剂的同时添加,以控制晶粒尺寸或是可能生成的空隙[7]。

10:添加促进剂AB组别——在相同流密度下镀层回焊后之焊观结[7]

透过调控电镀参数、添加抑制剂/促进剂,虽有助于制备出无空隙镀层,但在3D IC的领域,也必须权衡在焊点微小化过程中,添加剂可能造成的缺陷(因杂质浓度提升所导致),对于是否要简化镀浴配方以减少杂质来源、或电镀参数的掌控,可能为电镀工艺在3D IC领域中的关键挑战。

电镀工艺中所使用的添加剂并非总是带来害处,除了能影响回焊后空隙的形成,还可修饰镀层的表面形貌,显示其潜在的应用价值与灵活性。如图10所示,透过开发镀浴中添加剂、调整工艺参数,可制备出具有特殊表面型貌之Cu镀层,并应用于全IMC焊点。圆顶型与金字塔型表面使焊点的剪切强度大幅提升,归功于特殊的Cu表面结构的互锁效应(interlocking effect)、铆接(riveting),使得裂纹不易传递扩展[8]。

11:刻面、圆顶梯金字塔型  表面构的全 IMC 的剪切[8]

12圆顶梯金字塔型焊——裂表面的俯SEM(a)圆顶(b)梯金字塔、(c)裂路示意[8]

由于更细的微焊点间距,焊点中的焊料体积更小,Sn的迅速消耗与IMC的大量形成,虽使TLPB的可实现性大幅提升,但也可能形成空隙影响可靠度。

除了工艺中的杂质影响,还有其他空隙形成的原因,如两种元素扩散速率不同所造成的Kirkendall void,以常见的Cu/Sn接口层为例,Cu会先与Sn形成Cu6Sn5相,而Cu6Sn5相会进一步与Cu形成Cu3Sn相。

在室温环境300K的情况下,Cu原子在Cu3Sn相中的扩散速率,为原子Sn在Cu3Sn相中扩散速率的17倍,如此巨大的扩散速率差异,使Kirkendall l void出现于Cu/Cu3Sn之接口处(图13),而随着热老化的进行,Kirkendall void面积也会伴随增厚的Cu3Sn层而增加,此为各级封装长期以来的关键议题。

13:具有各种表面形Cu镀层SEM视图(a)平面型、(b)圆顶型、(c)梯金字塔型[8]

14BGA接口的空隙[9]

15CuSnCu3Sn相中的散速率[10]

在3D IC中广泛被讨论的TLPB之全IMC焊点,随着焊料尺寸微缩,IMC成长速率增快会提升可制造性的优势,另一方面,回焊与热老化过程中的接口反应使IMC过度成长,也会使接点中的孔隙增多,除了上述提及的Kirkendall void,在热反应下发生的相转所带来体积变化(表1),体积收缩会引起内应力,随着IMC的持续成长、发生的第二次相转变(如Cu6Sn5相转变为Cu3Sn相),都有可能使内应力增加,进而引发裂纹与空隙,对可靠度造成不良影响。

 

1:各反下的体积变化率[6]

简而言之,IMC的生成是双面刃,由于IMC本质较硬脆,若取代Sn可能使焊点机械性质强化,倘若过度成长则会引发许多可靠度问题。未来3D堆栈的需求会持续成长,TLPB的工艺时间较过去缩短数倍,因尺度缩小使全IMC焊点得以实现,然而在持续的热作用下,如何避免IMC的过度成长引发的空隙,将会成为重要的议题。

 

16:焊料和金引起的体缩应力,(a) As-assembly(b)应进(c)所有焊料消耗完[6]

IMC快速生长的现象,在过去大尺寸C-4焊点不会发生,此为全IMC焊点中特有的现象。当两侧的扇贝状Cu6Sn晶粒接触(图17),会迅速并成一个柱状晶粒,使晶粒粗化。

17(a) Cu/Sn/Cu260℃下回焊3SEI(b) Cu6Sn5EBSD晶粒取向 (回焊3)(c)  Cu6Sn5EBSD晶粒取向(回焊4) [11]

一般而言,晶界能量取决于晶粒结晶方位差角(misorientaion),推测大角度晶界具有较高能量,扇贝型Cu6Sn5晶粒会发生极快速的晶粒生长,是由于液态焊料润湿(wetting)造成的大角度晶界,液态通道(Liquid channel)为晶粒生长提供极快的动力学路径。若晶界是小角度倾斜型或扭转型,液态焊料将无法润湿,因此不会发生快速晶粒生长[11]。

晶粒取向差异与晶粒尺寸也存在一定的关系,如图18的BGA焊点[12],为添加Ni的SAC305焊球与OSP Cu基板的界面反应,图(b)中的蓝线、红线与黑线,分别表示大于65゜、介于55~65゜及小于 55゜的晶界角度位错值,从图中可以观察到较低晶界角度位错区域,如红线与黑线区域,通常分布较密集,β Tin 的晶粒也更细小,而形成如图17 (a)中的 interlace 结构。

18(a)个选定的SAC1205-0.1Ni/OSP CuEBSD晶粒取向(b) SAC1205-0.1Ni/OSP的晶粒晶方位差角(misorientation) [12]

Ni元素层添加于Cu/Sn接口间,为封装中常见的扩散阻障层,可降低Cu-Sn IMC的成长速率。文献中也指出,Ni可作为Cu6Sn5晶粒在Sn当中的成核位点,促使晶粒细化,并提升焊点的机械性质。元素的添加可望应用于3D IC的TLPB焊点中,进行晶粒的细化、晶粒取向多元化等,以强化焊点可靠度[13]。此外,(Cu,Ni)6Sn5相较于(Cu,Ni)6Sn5在(001)和(110)晶面上的性质更相近、且获得强化[14],并由于固溶强化而使晶粒本身硬度提升。

过去也有研究证实 Zn 元素添加所造成的短程有序,可使晶粒细化、晶粒方向性多元化之效果15-17。在TLPB焊点中,Zn元素的添加会使Cu6Sn5晶粒形成interfold的微观结构,如图20 (d)所示,将优选取向(prefer orientation)的晶粒修饰为interfold的微观结构,有望能阻止裂纹传递路径,进而提升焊点的可靠度[16]。

19(a) SAC 305/C中、(b) SAC 305/Cu-Zn中的EBSD晶粒方向(ND)(c) SAC 305/Cu中的Cu-Sn IMC(d) SAC 305/Cu-ZnEBSD极向 (pole figure) [17]

20(a) Cu/Sn-3.5Ag/Cu TLP合、(b) Cu/Sn-3.5Ag/Cu-15Zn TLP合的BSE影像、(c) Cu/Sn-3.5Ag/Cu TLP合中(d) Cu/Sn-3.5Ag/Cu-15Zn TLP Cu-Sn IMCEBSD晶粒取向[16]

添加Zn元素于基板有助于提升Cu6Sn5相稳定性,避免其转换为Cu3Sn相,以及伴随产生的Kirkendall voids[18-20],如图21所示,基板添加Zn在热老化后,几乎完全抑制Cu3Sn相与Kirkendall voids的成长,显示出Cu6(Sn,Zn)5良好的热力学稳定性。

 

21Sn/CuSn/Cu-15ZnSn/Cu-30Zn截面(a)~(c)为热老化前;(d)~(f) 150℃下,老化80天后之截面[18]

图22为Ni/SnACu/Cu1-x -Zn x的焊点微观结构横截面图,在Cu基板添加Zn,完全抑制两侧基板中的Cu3Sn相,虽然在这些研究中,焊点属于BGA焊点的接口反应,良好的IMC成长抑制能力与相稳定性符合TLPB微焊点需要预防IMC过度成长之需求,在未来3D IC领域中存在其潜在应用价值。

 

22(a) Ni/SnAgCu/Cu(b) Ni/SnACu/Cu-15Zn(c) Ni/SnAgCu/Cu-30Zn的接口微观结[20]

结论

在未来几年内,先进封装与3D IC的市场需求将持续快速成长,TLPB工艺所制备的全IMC微焊点受益于焊点尺寸微型化而得以实现。由于焊点熔点高,且能将Sn完全消耗,可避免多次回焊后Sn重新融化的对齐与堆栈问题。然而,TLPB所面临的关键性问题,包括IMC的快速成长与过度成长,伴随了体积收缩、相变化与Kirkendall effect所造成的空隙,以及电镀工艺中所造成的杂质污染所致空隙等问题,都在微焊点完全被IMC占据后一一浮现,所幸透过镀浴环境、电镀参数的调整,能显著改善电镀工艺中可能带来的缺陷。

透过元素掺杂于金属基板,除了可望修饰IMC的晶粒尺寸与取向,甚至可提升其热力学稳定性,在经受长时间的热老化时效下,避免相转变所引发的体积收缩或空隙,若将其应用于3D IC的微焊点中为适得其所,可望大幅提升微焊点在长时间下之可靠度。

据:

[1]https://www.globenewswire.com/en/newsrelease/2022/02/15/2385153/0/en/Advanced-Packaging-Market-Worth-55-Bn-Globally-by-2028-at-8-CAGR-Exclusive-Report-by-The-Insight-Partners.html

[2]Ramalingam, Suresh. “Advanced Packaging–Future Challenges.” CMC Conference. 2016.

[3]T. L. Yang , et al. “Effects of silver addition on Cu–Sn microjoints for chip-stacking applications.” Journal of alloys and compounds 605 (2014): 193-198.

[4]Sun, Lei, et al. “Recent progress in SLID bonding in novel 3D-IC technologies.” Journal of Alloys and Compounds 818 (2020): 152825.

[5]Yang, Ting Li, et al. “Full intermetallic joints for chip stacking by using thermal gradient bonding.” Acta Materialia 113 (2016): 90-97.

[6]H. Y. Chuang,, et al. “Critical concerns in soldering reactions arising from space confinement in 3-D IC packages.” IEEE Transactions on Device and Materials Reliability 12.2 (2012): 233-240.

[7]Lee, Hsuan, Wei-Ping Dow, and Chih-Ming Chen. “Effects of additive formula and plating current density on the interfacial reactions between Sn and Cu electroplated layer.” 2016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lectronics Packaging (ICEP). IEEE, 2016.

[8]Hsu, Shao-Yu, et al. “Surface modification of Cu electroplated layers for Cu–Sn transient liquid phase bonding.” Materials Chemistry and Physics 277 (2022): 125621.

[9]Mei, Zequn, et al. “Kirkendall voids at Cu/solder interface and their effects on solder joint reliability.” Proceedings Electronic Components and Technology, 2005. ECTC’05.. IEEE, 2005.

[10]Gao, Feng, and Jianmin Qu. “Calculating the diffusivity of Cu and Sn in Cu3Sn intermetallic by molecular dynamics simulations.” Materials Letters 73 (2012): 92-94.

[11]Gusak, A. M., King-Ning Tu, and Chih Chen. “Extremely rapid grain growth in scallop-type Cu6Sn5 during solid–liquid interdiffusion reactions in micro-bump solder joints.” Scripta Materialia 179 (2020): 45-48.

[12]Fleshman, Collin, and Jenq-Gong Duh. “The Variation of Microstructure and the Improvement of Shear Strength in SAC1205-xNi/OSP Cu Solder Joints Before and After Aging.” Journal of Electronic Materials 49.1 (2020): 196-201.

[13]H. J. Dong,et al. “Grain morphology evolution and mechanical strength change of intermetallic joints formed in Ni/Sn/Cu system with variety of transient liquid phase soldering temperatures.” 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A 705 (2017): 360-365.

[14]D. Mu , H. Huang, and K. Nogita. “Anisotropic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Cu6Sn5 and (Cu, Ni) 6Sn5.” Materials Letters 86 (2012): 46-49.

[15]Wei-Yu Chen, and Jenq-Gong Duh. “Suppression of Cu3Sn layer and formation of multi-orientation IMCs during thermal aging in Cu/Sn–3.5 Ag/Cu–15Zn transient liquid-phase bonding in novel 3D-IC Technologies.” Materials Letters 186 (2017): 279-282.

[16]Wei-Yu Chen, Rui-Wen Song, and Jenq-Gong Duh. “Grain structure modification of Cu-Sn IMCs by applying Cu-Zn UBM on transient liquid-phase bonding in novel 3D-IC technologies.” Intermetallics 85 (2017): 170-175.

[17]Wei-Yu Chen, et al. “Growth orientation of Cu–Sn IMC in Cu/Sn–3.5 Ag/Cu–xZn microbumps and Zn-doped solder joints.” Materials Letters 134 (2014): 184-186.

[18]Chi-Yang Yu, and Jenq-Gong Duh. “Growth mechanisms of interfacial intermetallic compounds in Sn/Cu–Zn solder joints during aging.” Journal of Materials Science 47.17 (2012): 6467-6474.

[19]Chi-Yang Yu, Wei-Yu Chen, and Jenq-Gong Duh. “Improving the impact toughness of Sn–Ag–Cu/Cu–Zn Pb-free solder joints under high speed shear testing.” Journal of alloys and compounds 586 (2014): 633-638.

[20]Chi-Yang Yu,Wei-Yu Chen, and Jenq-Gong Duh. “Suppressing the growth of Cu–Sn intermetallic compounds in Ni/Sn–Ag–Cu/Cu–Zn solder joints during thermal aging.” Intermetallics 26 (2012): 11-17.

本文同步刊登于台湾版《电子工程专辑》杂志202212

责编:Amy.wu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阅读全文,请先
您可能感兴趣
待上传本文是 2022年有关人工智能及其延伸的数据科学领域的总结。2022年是AI最具影响力的年份之一,随着数据量的增加以及对数据驱动文化意识的接受,我们见证了不同的垂直行业如何在全年采用数据科学推动的新技术。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和计算机视觉等新兴技术在过去 12 个月内迅速发展,释放了以数据为中心的人工智能的新潜力,这也是吴恩达于 2021 年发起的一项运动。
量子机器学习是量子计算与机器学习的交叉学科,它是一个开创性的领域,它将彻底改变我们处理机器学习中一些最棘手问题的方式。通过将量子物理学原理与机器学习技术相结合,量子机器学习算法有可能比经典算​​法更快、更准确地解决某些问题。
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需要的是一种简单、低成本的数据通信解决方案,同时它还要能够为工业、汽车和其他市场中的所有此类设备提供服务。该解决方案已于2019年底以IEEE® 802.3cg标准的形式推出。我们将会看到,它具有巨大的潜力,因为它可将低成本的单对以太网布线引入到网络边缘。
在科技成为世界主要生产力之一的时代,云计算已经是全球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5G(甚至下一代6G)移动通信依然驱动着以消费为中心并带动着其相关领域的生态;新能源电动汽车成为下一个十年最重要的经济增长点之一,在这黄金十年中,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已经成熟并到来,电动化和自动化成为这个领域的颠覆性变革;物联网已经从最初的纯IoT经历了半智能A’IoT之后,到现在已经全面演变成真正的智能物联网(AIoT),万物互联已经在芯片与科技之上无处不在,而其中可以给我们带来可信、高画质、交互式体验的视觉计算和实时3D也从最开始的游戏等消费领域深入应用到了汽车、医疗保健、工业、制造、建筑等行业。所有的这些技术依然在不断并迅猛的发展,驱动着整个科技行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构建在移动计算的底层芯片架构之上。这方面,占有移动计算芯片市场近70%的Arm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基石之一,那么,在未来十年甚至更久远的科技发展中,下一轮新技术将会有哪些革新呢?
电信、公用事业、运输和国防等关键基础设施服务需要定位、导航和授时(PNT)技术来运行。但是,广泛采用全球定位系统(GPS)作为PNT信息的主要来源会引入漏洞。
概率论中有两个数学算法「协方差」与「相关系数」,听起来很深奥,其实很简单,本文通过一个实例解释这两个算法。
德州仪器首席执行官Rich Templeton当选SIA副主席
由于采用性能相对强大的M1处理器和mini-LED屏幕以及更多的创新,新款iPad Pro 2021已经成为消费者心目中最受欢迎。然而,iPad 2却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被列入“复古和过时”的名单中。
元启新程,焕芯启航
面对市场的周期性变化与增长动力的转换,半导体产业从过去几年的高歌猛进进入理性调整阶段。新的产业变局与行情趋势,考验企业应对周期变化的能力和韧性,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芯片供应商骗局近期频频爆雷,假货、跑路、维权无门,两眼一抹黑怎么办?【超人投票】告诉你答案,火眼识别靠谱供应商。【超人投票】是芯片超人在2017年推出的,帮助市场上的朋友找到靠谱供应商的决策工具。5年
《三体》真人版电视剧即将开播,作为世界顶级科幻IP,“三体”的每一部衍生作品都备受关注,电视剧定档信息一出,再度掀起新一轮《三体》热潮。 去年七月,长江存储与 《三体》联合推出致态TiPr
随着智能汽车技术与供应链的发展,可以看到很多高端汽车也逐渐开始采用过去在L4上才使用的传感器,例如激光雷达。同时,多传感器融合技术也已进入规模化量产阶段,为L2+在乘用车上的大规模应用打开了一个新窗口
在新的一年里面,我们会从这个年度总结报告开始,把中国动力电池的一些信息进一步实现可视化。通过具体的量能数据信息来把不同数据源的信息进行比对和分析,结合锂解团队做的一些内容,给大家呈现更好内容。●摘要:
广告分割线1月12日,奥芯半导体科技FC-BGA高阶IC封装基板项目落户江苏省太仓市璜泾镇。太仓市委副书记、市长胡卫江会见了项目公司董事长陶子鹏、总经理洪志王一行,并出席了项目方与璜泾镇的签约活动。璜
(纽约2023年1月12日,美通社消息) Shutterstock, Inc.是面向变革型品牌和媒体公司的全球领先创意平台,将帮助推动Meta对人工智能的持续投入。这种关系的拓展反映了两家公司均要在人
看完本期视频,相信您对数字前端验证有了更好的了解!快来评论区分享您的收获,期待与您的每一次互动!
NVIDIA全面发力,试图颠覆现有汽车生态。作者 | 章涟漪NVIDIA(英伟达)在智能汽车市场要的不是暂时领先,而是“一骑绝尘”,就像此前在人工智领域一样。近日,CES 2023科技展会上,NVID
在动力电池领域里头,先进电池一直被大家所期望。从目前的主流的负极来看,大家都是在尝试,用硅碳或者硅氧的路线来做,而s e s采用锂金属负极做先进电池,其实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是采取了一种相对激进而终极
广告分割线2023年1月12日,CCL厂商联茂(6213-TW)发布公告,公司转投资新设泰国厂,为因应全球供应链之变化及客户需求,拟于泰国增设生产据点。联茂公告联茂提到,投资案之洽购土地相关事宜,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