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OpenAI员工表示,本次事件的导火索在于公司内的核心矛盾——关于“AI安全”的分歧。强调组织非营利性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兼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萨斯克维尔(Ilya Sutskever)认为,奥特曼以潜在的安全问题为代价,将GPT商业化的速度太快了;奥特曼则非常强调组织营利性……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因ChatGPT而名声大噪的OpenAI非常突然地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宣布,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将辞去CEO职务并离开公司,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将担任临时CEO,立即生效。

目前,导致奥特曼被解职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OpenAI首席运营官莱特卡普(Brad Lightcap)在上周六(18日)发给OpenAI员工的备忘录中说,奥特曼被罢免是因为“沟通失败”导致,而不是因为渎职或者与公司财务、业务、安全或保障/隐私实践有关的任何事情。

来源:OpenAI官网截图

导火索:赚钱和AI安全,哪个重要?

据外媒报道,一些OpenAI员工表示,本次事件的导火索在于公司内的核心矛盾——关于“AI安全”的分歧。强调组织非营利性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兼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萨斯克维尔(Ilya Sutskever)认为,奥特曼以潜在的安全问题为代价,将GPT商业化的速度太快了;奥特曼则非常强调组织营利性。

萨斯克维尔是知名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的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的学生,在2015年作为创始成员加入OpenAI。

一位了解本次风波内情的人士透露,奥特曼之所以突然被炒,是因为一意孤行,盲目追求利润,与公司价值观背道而驰。该知情人士表示,公司内部一些工程师们担心公司为了利用ChatGPT炒作,在没有充分安全审查的情况下,就匆忙将技术推向市场。

“但Sam还是执意如此,他就是这样的人。Sam似乎越来越关注名誉和财富,而不是坚持OpenAI作为负责任的非营利组织的原则。他做出了片面的商业决定,主要目的是利润,这与我们的使命背道而驰。”这位知情人士说到,“当他提出GPT商店和收入分成时,这就越界了。这表明OpenAI的核心价值观面临风险,因此董事会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解除了他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而对于穆拉蒂接任CEO,该人士认为这“有希望让我们(OpenAI)回到工程驱动的使命,即安全地开发人工智能,造福世界,而不是股东。”

“我走了,我又回来了”

奥特曼在X上回应:“我很喜欢在OpenAI的日子。它改变了我个人,也希望它能改变世界。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与这些才华横溢的人共事。关于下一步,我稍后会有更多发言。”

这场高层地震不仅对OpenAI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也震动了整个科技界。

然而仅仅在两天后的美国当地20日5点03分,48小时前被董事会驱逐的奥特曼又回到了OpenAI,但并不是以CEO的身份回归,而是第四位访客的身份。

据奥特曼本人发布的推特,他手持OpenAI访客牌表示,“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根据事态发展来看,他应该是前往公司进行谈判。

此外据彭博,The Verge等媒体报道,在上周五被OpenAI董事会驱除之后,OpenAI的投资者正向公司董事会施压,要求董事会撤销罢免前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并解除其董事职务的决定。一些投资者也寻求OpenAI营利公司最大股东微软公司的帮助。

随后奥特曼受到了公司两大机构股东微软及Thrive Capital(兴盛资本)的支持。因此公司董事会成员不得不向资本妥协,向奥尔特曼发出橄榄枝。

奥特曼周日也在X平台上表示,自己非常喜欢OpenAI的团队,暗示回归在即。

回顾“踢走创始人”事件

上周五,OpenAI在官方博客上发表声明,称由于奥特曼与董事会的沟通中没有保持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其职责的能力,董事会不再对他继续领导OpenAI 持有信心。

OpenAI董事会还表示,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雷格·布罗克曼 (Greg Brockman) 也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但将继续在公司担任职务,向CEO汇报。知情人士称,他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奥特曼的一意孤行。

随后,布罗克曼自行宣布辞职,并于奥特曼商量重起炉灶。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在OpenAI的发展中保持着亲密的合作,前者在公司战略、团队聚集等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后者在技术工程化方面做出很大贡献,将奥特曼的很多想法都付诸实践。

据媒体报导,早在离开OpenAI之前,奥特曼与布罗克曼便曾向投资人与好友透露,他们有意创立新的AI公司。

布洛克曼还在后续的推文中表示,自己和奥特曼对董事会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惊和悲伤”,两人都是在17日当天才得知即将被罢免,除了CTO穆拉蒂是在前一天晚上得知的消息,整个管理团队几乎都是在正式公告发布前不久才被告知了一切。

怪异的公司股权结构

在奥特曼和布洛克曼离开后,OpenAI的四位董事会成员包括萨斯克维尔、Quora首席执行官亚当·德安吉洛(Adam D’Angelo)、技术企业家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以及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海伦·托纳(Helen Toner)。

OpenAI表示,其董事会是“OpenAI所有活动的总体管理机构” ,董事会的多数成员是相互独立的,各自有不同的背景和专业领域,共同决策和指导OpenAI的发展方向。

左起:OpenAI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萨斯克维尔、前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前首席技术官、现临时首席执行官米拉·穆拉蒂和前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

OpenAI的股权结构非常“怪异”,奥特曼没有OpenAI的股权。2019年公司重组重组后,从非盈利基金组织转为盈利性 AI 机构,并设立了OpenAI LP(有限合伙人)股权平台,以便于更好从外部融资,并由普通合伙人的OpenAI, Inc(基金会)的董事会管理。增加了红杉资本、a16z、Tigers Global(老虎基金)、Reid Hoffman 的慈善基金会、Khosla Ventures 和微软等其他LP(有限投资人)和投资者。

根据协议,OpenAI的营利性子公司名OpenAI Global,于非营利组织OpenAI成立大约3年后注册,由OpenAI“完全控制”。 虽然OpenAI Global“被允许寻求和分配利润”,但其受非营利组织使命的约束,将使LP获得最多 100 倍的投资收益(上限根据每个有限合伙人协议不时确定)。一旦LP达到上限,所有权将保留在OpenAI LP 中,一旦其LP达到上限,OpenAI LP 将保留其所有未来利润。

2023年初,微软曾投资100亿美元,将换回 OpenAI 约49%股份,微软有权获得75%的利润,直到收回130亿美元投资,之后分成比例逐渐下降;在利润达到920亿美元之后,微软分成比例达到49%;在利润达到1500亿美元之后,OpenAI投资人将无偿的把股份捐助给OpenAI基金会,完全转为非营利组织。

简单来说,OpenAI LP负责融资、OpenAI负责技术研发,两者既属于利益技术分开,又有一定的“相互相融”股权关系,两者都由OpenAI, Inc(基金会)管理。截至目前,外部投资者总共持有OpenAI超过30%的股份。从合作协议上看,一旦OpenAI实现了AGI使命,微软就会退出。

董事会里的人大多认为,AI应该安全第一

显然,萨斯克维尔和另外OpenAI外部的董事会成员达成了一致,实现了的董事会多人同意的结果,从而让奥特曼、布罗克曼双双出局。

从这些外部董事的背景来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会愿意和萨斯克维尔站在一起。Adam D’Angelo在2018年4月加入董事会,他认为OpenAI要坚持非营利,以保证不成为硅谷的另外一家科技巨头,他所在的公司也在开发大模型。

Tasha McCauley今年开始担任兰德公司兼高级管理科学家,她积极参与“有效利他主义(Effective Altruism)”运动,防止AI失控是议题之一。Helen Toner在2021年9月加入董事会,担任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战略与基础研究资助主任。她和Tasha都加入了英国的人工智能治理中心,该机构关注重点是通用人工智能系统可能对安全构成的威胁。

据《福布斯》报道,这家初创公司的最大投资者、投资额超过100亿美元的微软公司,正在与兴盛资本(Thrive Capital)和老虎全球管理(Tiger Global Management)等投资者合作,策划向董事会施压,推动奥特曼复职。

据接近OpenAI的信源透露,当(18)日,已有多位支持奥特曼的员工督促董事会在下午5点前撤回罢免决策,否则将会离职。

目前,OpenAI一批高级研究员已经宣布辞职,包括公司研究总监Jakub Pachocki,负责评估人工智能潜在风险的团队负责人Aleksander Madry,以及工作了7年的研究员Szymon Sidor。在他们之外,还有许多员工对董事会的决定感到极度失望,更大的离职风暴正在公司内部酝酿当中。

据The verge援引接近奥特曼的人士的话称,董事会已原则上同意恢复奥特曼和布洛克曼的职务,但目前奥特曼自身对重返OpenAI或另起炉灶态度不明,如果返回,他将要求改变公司的治理方式——包括组建新的董事会。

投资人表面支持奥特曼,实则各有小心思

OpenAI此前发布了AGI路线图,并分享了其对AGI的短期和长期愿景。对AGI到底何时会到来?OpenAI称其非营利性组织董事会的六名成员将决定该公司何时实现AGI。但从目前开看,董事会内部关于OpenAI未来发展路线力量的不平衡,或许是奥特曼想要对公司治理进行重大改变的原因。

知情人士称,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一直与奥特曼保持联系,并承诺支持他接下来采取的任何步骤。

不过,微软和OpenAI也都各有自己的小心思。根据今年3月的一份微软内部文件,为说服客户选择自家的Azure OpenAI服务,微软竟暗令其销售人员“拉踩”OpenAI。

11月9日,有报道称,微软称出于“安全考虑”,与ChatGPT的员工断绝了联系,内部禁止使用ChatGPT。而11月15日,奥特曼更是宣布,OpenAI暂时暂停ChatGPT Plus付费版新用户注册。

根据早前报道称,OpenAI 在2023年的收入已经飙升至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93亿元),也就是每月创收超过1亿美元,比去年增长超过4500%。这一系列问题事件让奥特曼在安全上的冒进和过度商业,或引发董事会其他成员和最大投资人微软的不满。

可见大佬们表面上的“支持”,也许并不是那么回事。

Thrive Capital也是OpenAI 重要的支持者,在其今年上半年约5亿美元的融资中是主要出资方之一。在OpenAI最近爆出的以860亿美元估值的内部员工出售股票融资中,Thrive Capital也被爆出是主要的牵头方。

事情发生在今年二季度,OpenAI出售了一波员工股份给风险投资机构,当时媒体报道称该公司账面价值约为300亿美元。如今第二波要约收购将至,其估值已上涨至800亿至900亿美元之间,是此前的3倍。

近900亿美元的估值,使OpenAI成为仅次于字节跳动和SpaceX的超级独角兽。两大巨头微软和Alphabet即使坐拥2.3万亿和1.6万亿美元市值,但对应其2023年预计收入来看,估值水准均不及OpenAI。

根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的报道,OpenAI的年收入约为13亿美元。以86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其估值相当于年收入的66倍。自上一轮融资以来,OpenAI的股价上涨了196%,而微软的股价上涨了9%。

奥尔特曼在谈到公司财务状况时表示“公司的收入增长良好”,但未提供具体的财务细节,并指出由于高额的训练成本,公司目前尚未实现盈利。

知情人士称,投资者也要求撤换现任董事会,而董事们已考虑辞职。分析人士认为,作为行业和OpenAI的标志性人物,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奥特曼的离职让OpenAI前途不确定;而这波反转直接可能把董事会解散,更让人觉得公司在内部发展路线的决策上,出了大问题。

前共同创始人马斯克曾炮轰OpenAI已“变质”

在外界看来,这是奥特曼、布罗克曼,和以萨斯克维尔为代表的董事会另一方之间的争斗,双方的矛盾焦点主要是关于OpenAI商业化和AI发展安全方面。

回顾OpenAI成立的初衷,除了是为了打破DeepMind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垄断,同时还是为了创造造福全人类的安全人工通用智能——在其官网仍能找到这两句话。

而奥特曼本人作为OpenAI的领军人物,被外界成为“ChatGPT之父”,曾是硅谷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总裁,被称为硅谷初创企业的天使投资人。

2015年,他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领英创始人里德·霍夫曼等人组局捐助了非营利性组织OpenAI;2019年,他离任Y Combinator总裁,同年OpenAI转向营利性商业公司,并累计获得微软约13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研发通用人工智能;2020年,奥特曼开始全职担任OpenAI CEO。

在运营OpenAI期间,奥特曼成立了OpenAI基金,他和团队投资了多个公司:包括核聚变研究公司Helion Energy;抗衰老生物技术公司Retro Biosciences,以及他与别人共同创立的生物识别和加密货币项目Worldcoin等。

在奥特曼的带领下,OpenAI接连推出重量级AI模型GPT-3、Dall-E,以及名震全球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公司因此获得巨额融资,在实现技术突破后,开始加速实现商业化,尤其是在2022年底发布ChatGPT之后,持续推动和微软关于GPT技术的商业化落地,同时自身也在通过收费等方式盈利。

今年2月,OpenAI推出ChatGPT付费版,每月约20美元,增加多个新功能和快速的反馈;随后2月下旬,OpenAI公布GPT-4;随后在6月,OpenAI 开放了企业版内测,不仅拥有多个安全性、隐私性功能,而且比基于GPT-4的微软云服务价格更低,与微软产生了竞争关系。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OpenAI企业版本除了通过微软Azure服务方式之外,还需要将这些合同与OpenAI软件捆绑在一起,因此有部分客户如摩根斯坦利,是通过OpenAI直接购买服务,这使得微软面临竞争。

这让业界震撼的同时也引发了内部部分高管的警惕和不满,认为其背离了非营利机构的信仰。

早在今年2月,作为OpenAI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马斯克就曾公开炮轰对OpenAI:“OpenAI最初是作为一家开源(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命名为「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而创建的,为了抗衡谷歌,但现在它已经成一家闭源的营利性公司,由微软有效控制……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

马斯克还曾对OpenAI 喊话,“我意识到,人类创造的最强大的工具,现在被一家无情的公司垄断在手中。”

内部分歧不止,外部追兵不断

此外,奥特曼在上周的开发者大会上发布定制的GPT商店,并且提供给开发者API助手。但激增的用户,很快超出了OpenAI的承受能力,经历了严重的宕机,奥特曼不得不宣布暂停新的ChatGPT Plus用户注册,微软内部也暂停员工使用ChatGPT,这也让萨斯克维尔对AI发展的安全产生了担忧。

另一方面,萨斯克维尔则在OpenAI内部领导了今年成立的安全团队,致力于寻找防止AI失控的技术解决方案,了解和限制AI对社会的危害,并称要将公司获得的20%的算力用于这项工作。

OpenAI发言人没有回应有关奥特曼与董事会讨论回归的置评请求。

与奥特曼一直意见不合的马斯克,本次也没有过度吃瓜,只是在事件发生后挂出一则“求职申请链接”,并配文“以防有人需要”,意思是OpenAI离职的工程师如果有意愿,可以来X。但马斯克数月前坦言的“OpenAI 被资本捆绑”预言,似乎正成为现实。

目前,ChatGPT的几个比较有力的竞争对手有微软的Copilot(必应AI)、谷歌的Bard和尚未推出的通用型AI Gemini、马斯克旗下xAI公司的首个大模型Grok,以及近期接受了亚马逊40亿美元投资的初创公司Anthropic的聊天机器人Claude。在中国更是有百余个大模型虎视眈眈,包括百度(文心一言)、阿里巴巴(通义千问)、抖音(云雀大模型)、智谱AI(智谱清言)、中科院(紫东太初大模型)、百川智能(百川大模型)、商汤(商量SenseChat大模型)、MiniMax(ABAB大模型)、上海人工智能实验室(书生通用大模型)等等。

责编:Luffy
阅读全文,请先
您可能感兴趣
尽管黄仁勋重申将重视中国市场,且继续推出特供版AI芯片,但性能无疑会再次“阉割”。据悉,H20等全新特供芯片的研发、设计、生产,将通过后道点断生产工艺,来满足美国新的AI禁令要求。
《报告》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人工智能服务器市场规模环比增长54.1%。IDC预计,全球人工智能硬件市场(服务器)规模将从2022年的195亿美元增长到2026年的347亿美元,五年年复合增长率达17.3%;在中国,预计2023年中国人工智能服务器市场规模将达到91亿美元,同比增长82.5%,2027年将达到134 亿美元,五年年复合增长率达21.8%。
尽管SK海力士利用TSV技术,使其HBM产品一直保持业界领先水平,但仍需解决产能偏低、成本过高的问题。为此,SK海力士持续研发主打封装技术TSV外,还在关注“扇出型晶圆级封装”,将其视为促使未来利润产生的新的增长动力和技术。
联发科技(MediaTek)近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拉古纳尼盖尔(Laguna Niguel)举行了年度高管峰会。峰会上强调了其以人工智能(AI)为驱动的高端定制 SoC(ASIC)战略;从 Wi-Fi 7 芯片到 5G 和 5G RedCap 瘦调制解调器的全新连接解决方案,凸显了其物联网战略和发展势头。
由于全球生成式AI的井喷式发展,作为AI芯片的主要生产商,英伟达第三财季的营收创造历史记录,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净利润暴涨超12倍。11月22日,英伟达(NVIDIA)公布了截至2023年10月29日的2024财年第三财季的财报:营收创历史纪录达到181.2亿美元,同比增长206%,环比增长34%,净利润92.43亿美元,同比暴涨1259%;毛利率74%,同比提升20.4%;每股摊薄收益为3.71美元,较上年同期的0.27美元增长1274%。
​​​​​​​随着PC市场触底反弹,高通发布全新的骁龙 X Elite SoC,瞄准AI PC市场。全新的骁龙 X Elite 采用台积电 4 纳米工艺节点制造,配备强大的 12 核 Oryon CPU。在Oryon CPU、Adreno GPU和Hexagon NPU之间,骁龙 X Elite可以提供高达75 TOPS的AI计算性能。
据最新HBM市场研究显示,为了更妥善且健全的供应链管理,NVIDIA也规划加入更多的HBM供应商,其中三星(Samsung)的HBM3(24GB)预期于今年12月在NVIDIA完成验证。而HBM3e进度依据时间轴排列如下表所示,美光(Micron)已于今年7月底提供8hi(24GB)NVIDIA样品、SK海力士(SK hynix)已于今年8月中提供8hi(24GB)样品、三星则于今年10月初提供8hi(24GB)样品。
受智能手机产量下滑,以及品牌厂搭载趋势改变的影响,预估2023年智能手机相机模组出货量年减幅度将再扩大至8.9%,约40.65亿颗。而经过一年的库存去化,在2024年智能手机生产量有望恢复的预期下,明年智能手机相机模组市场有望恢复成长,出货量年增率预估3%,约41.71亿颗。
近日,武汉芯源半导体正式发布首款基于Cortex®-M0+内核的CW32A030C8T7车规级MCU,这是武汉芯源半导体首款通过AEC-Q100 (Grade 2)车规标准的主流通用型车规MCU产品。
1200 V分立器件提供出色的性能,有助于加速全球能源转型
第六届半导体大硅片论坛将于12月7-8日在上海召开,来自新昇、超硅、上海集成电路协会、KLA等公司的专家将带来精彩报告工业参观:半导体大硅片企业上海新昇半导体与上海超硅半导体,目前新昇名额已满11月3
杨浦区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程绣明到访新思科技,共话以绿色数字经济开创未来之道11月7日,上海市杨浦区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程绣明一行到访新思科技,交流企业如何充分利用政府提供的创新沃土,发挥数字
点击上面“电动知家”↑关注,记得加“星标”!电动知家消息,据多家媒体报道,华为拟成立的智能汽车系统及部件公司向投资者出售股权后,估值可高达2500亿元人民币。其中,长安汽车和母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或分
一年一度的白鲸出海全球流量大会GTC重磅来袭!今年GTC出海展区全面升级,规模扩增至15000平方米,覆盖游戏、应用、技术及品牌出海等热门行业,预计将迎来累计超30000名跨境出海相关从业者莅临参观。
点击上面“电动知家”↑关注,记得加“星标”!电动知家消息,据财联社报道,北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基于此前的合作模式,北汽集团与华为将在2024年推出一款HI模式的新车型,该车将是一款基于现有阿尔法S 先
2023年11月标准动态英文标准发布IPC-1791D 可信赖的电子产品设计,制造和组装供应商要求适用行业:1. Board Fabricator/Manufacturer2. EMS/Assembl
为什么大陆很多芯片授权分销商都是被动元件起家?韦尔股份是怎么从芯片分销商逆袭成为千亿市值芯片龙头的?为什么说他是芯片分销的集大成者?Smith、Converge、Fusion、Newpower等国际头
点击上面“电动知家”↑关注,记得加“星标”!电动知家消息,科创板上市公司孚能科技(688567)11月29日晚公告,广州工控集团拟将获得公司控制权的方式,由此前的协议转让股份方式,转换为广州工控集团认
亚化咨询重磅推出《中国半导体材料、晶圆厂、封测项目及设备中标、进口数据全家桶》。本数据库月度更新,以EXCEL表格的形式每月发送到客户指定邮箱。中国大陆半导体大硅片项目表(月度更新)中国大陆再生晶圆项
第六届半导体大硅片论坛将于12月7-8日在上海召开,来自新昇、超硅、上海集成电路协会、KLA等公司的专家将带来精彩报告工业参观:半导体大硅片企业上海新昇半导体与上海超硅半导体,目前新昇名额已满半导体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