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计算利用了三种关键量子原理:叠加、纠缠和干涉。这些概念在量子计算机中发挥着根本作用,从而使得量子计算机与传统计算机有很大不同。

众所周知,计算机在科学、教育、经济和日常生活中执行着广泛的任务。匈牙利物理学家和数学家约翰·冯·诺依曼受英国数学家艾伦·图灵的启发,提出了基于程序存储的同名体系结构,奠定了计算和现代计算机科学的逻辑数学基础。

一个传统的数字计算机系统有四个基本部件:输入/输出端口、主存储器、控制单元和算术逻辑单元(ALU)。对于目前的超级计算机,受传统计算结构限制,在处理最困难任务方面存在着诸多局限性,因此研究人员眼光投向了量子计算机。量子计算与人工智能一起,代表着近期主要技术和科学挑战。

实际上,第一台计算机是机械式的,由法国的布莱斯·帕斯卡和德国的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在17世纪发明。而第一台电子数字计算机则被认为是由美国科学家约翰·文森特·阿塔纳索夫建造的,1939~1942年间,他在一名研究生的帮助下,建造了这台计算机。1946年,在阿塔纳索夫的机器基础上,宾夕法尼亚大学的J. Presper Eckert和John W. Mauchly建造了ENIAC(电子数值积分计算机)。这两台计算机都使用真空管代替继电器作为有源逻辑块,这一特性使处理速度显著提高。实际上,在数字计算机路线图上,还点缀着其他重要创新,包括从晶体管到集成电路,最后到20世纪80年代的微处理器和超大规模集成电路。

尽管微电子技术的进步推动了处理技术的惊人进步,但实际上,计算机架构却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

量子计算新概念

1959年,一种描述光与物质相互作用的量子电动力学(QED)新公式,由美国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理查德·费曼提出。他认为,随着电子器件接近微观尺寸,量子物理学预测的奇特效应就会出现,而这些效应可以用于设计更强大的计算机。仅在原子或粒子尺度上才会发生的这种神秘现象,是量子计算硬件的基础。

量子计算利用了三种关键量子原理:叠加、纠缠和干涉。这些概念在量子计算机中发挥着根本作用,从而使得量子计算机与传统计算机有很大不同。

叠加

在量子力学世界,粒子等物体不一定具有明确定义的状态,正如著名的双缝实验所证明的那样。在该实验中,当单个光子通过具有两个小狭缝的光敏屏幕时,将会产生一个干涉图案,这与光波所产生的结果相类似,这被视为所有可用路径叠加的结果。如果利用探测器来试图确定光子穿过的是两条狭缝中的哪一条时,干涉图案就消失了。对这一奇怪结果的解释是,在测量之前,量子系统“存在”于所有可能的状态中,当引入致命的微扰后,系统崩溃为一种状态,这被称为退相干。如果在计算机中再现这一现象,就有望以指数级扩展其计算能力。

传统的数字计算机采用二进制数字或位,可处于两种状态之一,表示为0和1。这样,对于4位计算机寄存器,可以保存16(24)个可能数字中的任何一个。而量子比特(量子位)存在于0和1值的波状叠加中,因此,一个4量子位的计算机寄存器,可以同时处理16个不同的数字。理论上,量子计算机可以并行处理超多的值,一台仅有30个量子位的量子计算机,就可以与每秒执行10万亿次浮点运算(TFLOPS)的数字计算机相媲美,即可与超级数字计算机相比拟。

当今最快的数字计算机是“前沿”(Frontier),安装在美国能源部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位于田纳西州),速度达到1018FLOPS。建立在经典体系结构上的超级计算机是非常复杂和笨重的机器,需要大量的并行器件和处理器。以Frontier为例,其内含9408个CPU、37632个GPU和8730112个内核,所有这些都通过长达145km的电缆连接在一起。该计算机占地372m2,功耗为21MW,峰值时高达40MW。

纠缠

叠加是量子位同时存在于多个状态(0、1或两者的任何组合)的能力,而纠缠则是两个或多个量子位相互关联的量子现象。换句话说,一个量子位的状态描述不能独立于其伴侣的状态。这种相互依赖性,允许相互纠缠的量子位之间进行信息即时共享,无论它们相距多远。爱因斯坦将这种现象称为“鬼魅般的超距作用”(spooky action at a distance),以凸显他对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和非局部性的厌烦。然而,纠缠却是许多量子算法的支柱,可以更快、更高效地解决问题。

干涉

当两个或多个量子态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态时,就会发生干涉,从而产生相长干涉或相消干涉。相长干涉放大获得正确输出的概率,而相消干涉则降低错误输出的概率。通过操纵干涉模式,量子计算机可以快速解析潜在的解决方案,比经典计算机更快地得出正确答案。

但是量子位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

考虑单个电子及其角动量,即自旋。被量化的自旋可以是向上的,也可以是向下的。通过将0定义为自旋上升态,将1定义为自旋下降态,电子可以用作量子位。在这里,使用理论数学家和物理学家保罗·狄拉克的bra-ket表示法是有用的。量子态可以用“ket”(基本上是许多列向量)来表示,因此这两个态可以写成|0>和|1>。因此,自旋的作用与晶体管在标准布尔逻辑中实现一个比特/位的作用相同。

叠加原理指出,与传统数字比特完全不同,量子位可以同时用0和1的叠加来表示。在数学表示法中,如果|ψ>被视为量子位的状态,则可表示为:

|ψ>=W0|0>+W1|1>

式中,W0与W1为两个数字,分别表示|0>和|1>在叠加中的相对权重。更正式地说,这些数字是量子位的复概率幅度,决定了在测量量子位状态时得到0或1的概率。当然,它们必须服从如下的归一化条件,即:

|W0|2+|W1|2=1

当W0=1且W1=0时,量子位处于其|0>状态,对应于晶体管的截止状态;相反,若W0=0且W1=1,则量子位状态对应于晶体管的导通状态。对于W0和W1的任何其他值,就好像晶体管,用经典的术语来说,既不是“关”也不是“开”,而是同时“开”和“关”,这就像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埃德温·薛定谔构想的著名思想实验那样,猫既是死的又是活的。

叠加可以让一个量子位同时进行两次计算,如果两个量子比特通过纠缠连接,则可以同时进行22即4次计算:

|ψ>=W00|00>+W01|01>+W10|10>+W11|11>

三个量子位则可以并行处理23即8次计算,以此类推。

原则上,一台拥有300个量子位的量子计算机,可以在瞬间执行比宇宙中可见原子还要多的计算。如今,拥有如此多量子位的量子计算机已经出现,那就是IBM的鱼鹰量子计算机(433位),拥有迄今最强大的量子处理器,该机器已可在IBM云上进行探索性技术演示。

在对量子位中的数据进行编码之后,有必要修改和操纵量子位的状态。在数字计算机中,这是通过诸如AND、NAND和NOR之类的逻辑门执行的基本操作来实现的。而量子计算机中的相应操作,则由量子门来实现,量子门可以根据所涉及的量子位数量进行分类。与传统逻辑门相反,量子门可以创建和操纵纠缠和叠加,这对提高量子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至关重要。

图1:IBM鱼鹰量子处理器。(来源:IBM)

通过一组量子逻辑运算对量子位执行运算的一些量子门是Pauli-X、Pauli-Y、Pauli-Z、Hadamard和CNOT(受控NOT)。例如,Pauli-X是传统NOT逻辑门的量子模拟。Hadamard门将单个量子位转换为|0>和|1>状态的完美叠加。这样,由该门“转换”的单个量子位数的度量值,将以相同的概率产生|0>或|1>,即:W1=W2=1/√2。实际上,(1/√2)2+(1/√2)2=1。

量子处理单元

量子计算硬件的核心组件,即量子处理单元(QPU),通过一系列量子门来处理量子位,从而执行量子算法。广泛用于数据中心数据处理单元的CPU、GPU和DPU等传统处理器,利用的是经典物理原理,而QPU通过处理量子位,使量子计算机能够执行比传统计算机更快的复杂计算。QPU的底层技术可能各不相同,如核磁共振、捕获离子、超导量子位和光子芯片,每种方法都具有独特的优势和挑战。由于实现和体系结构的不同,故不能简单地通过看所处理的量子位数量的多少来比较QPU。

量子计算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具变革性的技术之一,但约束条件是严格的。量子计算机必须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保持量子位之间的相干性(或量子纠缠),才能运行完整的算法。然而,由于几乎不可避免地与环境相互作用,可能会发生退相干。因此,需要制定稳健的误差检测和校正方法。最后,由于测量量子系统的行为也会干扰其状态,还必须设计出可靠的信息提取方法。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将享受计算科学的另一场革命。当今许多棘手的问题,都可以用新机器来解决。实际上,量子计算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已引发相关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以实现“量子霸权”。

(原文刊登于EE Times欧洲版,参考链接:Physical Principles Underpinning Quantum Computing,由Franklin Zhao编译。)

本文为《电子工程专辑》2024年4月刊杂志文章,版权所有,禁止转载。免费杂志订阅申请点击这里

责编:Franklin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完全超出理觧
阅读全文,请先
您可能感兴趣
研究团队通过迭代电子束曝光和干法刻蚀工艺,攻克高质量氮化镓晶体薄膜生长、波导侧壁与表面散射损耗等技术难题,成功获得了低损耗氮化镓光波导和百万品质因子的氮化镓光学微腔,在国际上首次将氮化镓材料运用于量子光源芯片。
目前,硅臻芯片相关产品包含量子随机数发生器芯片、光量子计算芯片、光量子信息集成芯片、光互连芯片等光量子集成芯片和器件。其中,量子随机数发生器芯片QRNG-10已投入量产。而此次商用密码管理局的认证,更是解决了量子产品商用“无证可依”的尴尬,为硅臻芯片QRNG系列产品走向更广泛的用户终端提供了可能。
量子计算正在向我们快步走来!在理解、设计和优化量子器件的行为方面,量子器件建模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却面临着一系列挑战。本文除了分析量子器件建模的各种挑战外,还分析了量子计算原理和退相干成因,介绍了建模注意事项及专业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Keysight的、支持量子器件晶圆级自动化测量的量子器件建模平台。
“本源悟空”的上线运行,标志着中国在超导量子计算机领域已经具备了自主研发和创新能力。这不仅有助于提升中国在全球量子计算领域的地位,也将为全球量子计算技术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针对撤裁旗下量子实验室传闻,阿里达摩院26日回应表示,为了进一步推动量子科技协同发展,达摩院联合浙江大学发展量子科技,将量子实验室及可移交的量子实验仪器设备捐赠予浙江大学,并向其他高校和科研机构进行开放。
毫无疑问,美印此次在产业经济、防务等领域的合作倡议,将深化因共同地缘政治目标而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而印度也将在这种地缘政治关系下加大在半导体产业的赌注,毕竟一方希望构建主导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优势地位,另一方则希望在配合这一战略过程中坐收渔利,推动本土半导体产业崛起。
工程师对某个方案的选取,需要考虑系统性能,器件参数,成本等多个因素。HP1010 的测试数据证实,图腾柱拓扑在收获高效的同时, 可以安全可靠的运行;结合特有的控制算法,电流互感器方案简洁灵活,并且CBC保护性能出色。
2024年第一季度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同比增长21%,达到798亿美元,增加134亿美元。三大云提供商——AWS、微软Azure和谷歌云——合计增长了24%,占总支出的66%。
当前,5G发展已行至中场,5G Advanced正在加速落地,不仅将进一步释放5G全部潜能,还将为6G奠定技术基础,加速推动未来十年的创新。
Ampere Computing® 今天正式发布年度战略和产品路线图更新,重点介绍 Ampere 在可持续、高效能计算的云和人工智能计算方面的持续创新和发明。
今日光电     有人说,20世纪是电的世纪,21世纪是光的世纪;知光解电,再小的个体都可以被赋能。追光逐电,光赢未来...欢迎来到今日光电!----追光逐电 光赢未来----概述3D成像技术在几十年
根据合肥安赛思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赛思)官方消息,5月18日,安赛思与新加坡三福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福半导体)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仪式暨安徽大学与三福半导体联合实验室揭牌仪式正式举行
来源:IT之家5 月 20 日消息,据 Kedglobal 报道,韩国科技巨头 LG 电子公司终止了与 Meta 在扩展现实 (XR) 领域的合作。此前,双方于今年 2 月达成协议,将共同开发包括虚拟
根据中国台湾业界透露,苹果公司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日前低调前往中国台湾,访问台积电,获得台积电总裁魏哲家亲自接待。消息称双方讨论话题包括苹果发展自研人工智能(AI)芯
5月19日消息,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近日发布视频,大胆预测中国汽车产业未来的全球地位。他表示,最快在五年内,中国汽车的市场份额有望超过全球市场的50%,从而达到世界第一的水平。周鸿祎的预测基于多个观
当前,整车电子电气架构正在加速向中央计算+区域控制架构演进,汽车智能化正式进入2.0时代。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监测的数据显示,目前,包括理想、小鹏、广汽埃安、零跑在内的国内多个自主品牌已经开发全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发布一批重要国家标准,其中由天马牵头的两项液晶显示器件领域国家标准在列,分别是GB/T 18910.2-2024《液晶显示器件 第2部分:液晶显示
插播:6月14日,汇川、锦浪、英飞凌、芯联动力、扬杰科技、蓉矽、普兴、合盛、晶瑞、希科、丰田商社、大族、泰克、志橙、凯威及泽万丰等邀您参加上海SiC大会,详情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对于
据港媒报道,近日,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批准了高达28.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26.33亿元)的拨款,用于设立一个专注于半导体研发的中心——香港微电子研发院。香港微电子研发院将专注支持第三代半导体,包括
作为第三代半导体两大代表材料,SiC产业正在火热发展,频频传出各类利好消息;GaN产业热度也正在持续上涨中,围绕新品新技术、融资并购合作、项目建设等动作,不时有新动态披露。在关注度较高的扩产项目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