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半导体这一产业的发展是与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紧密相关的。而真正主宰政治地缘对半导体这一战略性产业的影响,最根本的还是利益两个字,就像美国极力压制中国芯片产业,而日本、荷兰拒绝进一步加大技术管制一样。

在2022年对华收紧半导体管制政策之后,美国不断加码对华芯片产业的限制和打压。今年2月,美国商务部官员在东京举行的一次出口管制会议上要求日本、荷兰实施更严格的管制措施。日本、荷兰对美国的新要求反应冷淡,称希望评估当前限制措施的影响,然后再考虑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3月6日,荷兰经济事务大臣米奇·阿德里安森斯(Micky Adriaansens)表示,尽管有压力要求欧洲更紧密地配合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的限制,但她主张对此采取审慎态度,三思此类政策可能造成的更广泛的影响。

3月8日消息,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斋藤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日本目前不考虑进一步限制半导体生产设备出口。

据悉,在新的半导体管制计划中,除了日本、荷兰,美国还向德国、韩国这两大盟友施压,试图让两国也加入自己的管制阵营中。

毫无疑问,美国对华半导体产业以及其他科技领域的限制与打压将成为常态,在未来的科技竞争中也必然会进一步升级。但美国过于专注于自身的战略意图而忽视“盟友”的利益,必然不会得到更积极的响应。

对华芯片产业打压不断升级

2022年8月,美国正式签署《2022芯片与科学法案》。这是美国试图推动半导体制造回归本土所作的新努力。在此基础上,美国又于当年10月公布了针对先进计算和半导体制造的“一揽子”出口管制新规,试图打压潜在竞争对手。有媒体评称:“这是1990年以来美国对华出口管制的最大转变。”

随后,美国对华半导体产业的打压不断升级化和精准化,特别是一些用于制造先进芯片工艺的半导体设备,以及高端AI芯片的出口。

除了自身限制政策不断升级之外,美国还拉上盟友,全方位限制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其中,由美国提议组建的“芯片联盟”加紧对华技术封锁,而日本、荷兰是技术管制的主力伙伴。

2023年1月,在美国的牵头下,美日荷达成“三方协议”,旨在限制对华光刻机的出口。

2023年3月,日本宣布将对23种芯片制造设备的出口施加限制,配合美国针对中国实施半导体设备出口管制措施。同年5月,日本又公布了外汇法法令修正案,将先进芯片制造设备等23个品类追加列入出口管理的管制对象。7月,日本正式对芯片制造设备的出口加以限制,涉及清洗、成膜、热处理、曝光、蚀刻、检查等23个种类,包括极紫外(EUV)相关产品的制造设备和三维堆叠存储元件的蚀刻设备等。

而荷兰则在2023年6月正式出台对华禁令,不允许本国的半导体企业向中国出售先进的技术。同时,荷兰政府宣布,该措施将于2023年9月1日正式生效。但此后,荷兰政府对中国光刻机出口禁令时间从2023年的9月修改到2024年1月,增加了4个月窗口期,期间也出现了中国企业大幅进口ASML光刻设备的情况。

尽管日本、荷兰受制于美国的压力,进一步加大对半导体设备的管控,但似乎美国仍不满意,仍然认为对华的管制措施有“漏洞”。即在半导体设备的维修等方面,由于荷兰和日本工程师的存在,所谓“漏洞”依然存在。因此,美国在最近的出口管制会议上要求日本、荷兰进一步“补上”这一漏洞。

此外,美国还将德国和韩国也纳入一项已包括了荷兰和日本的协议。因为这四个国家均是半导体产业链中关键企业的所在国。其中,德国蔡司集团为ASML提供先进芯片生产所需的光学元件,而美国希望德国政府让蔡司集团停止向中国出口此类零部件。韩国也是部分半导体设备的生产国家,拥有SFA、KC Tech、AP system等半导体材料和设备厂商。

日荷不愿过度限制对华出口

当前,美国对华在高科技领域的防范和管控不断扩大,除了技术和设备的出口管制,还把中国排除在一些标准制定和技术研发之外,比如最近美国组建的6G联盟。不过,尽管承受美国方面越来越大的压力,但日本、荷兰似乎不愿再继续跟进对华出口禁令。

近日,荷兰经济事务大臣米奇·阿德里安森斯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强调,荷兰在自由贸易上面临压力和更多挑战,但该国在关键技术上仍寻求全球合作而非孤立,“美国为一己私利会这么做,但我们需要世界”,“荷兰未必会支持进一步限制或技术孤立中国”。

阿德里安森斯表示,虽然保护技术的需求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现实,但不要在技术上孤立中国。她强调了潜在的负面影响和保持开放经济的重要性,以及确保技术资产与促进开放经济之间的“微妙平衡”,“你必须对你正在做的事非常谨慎,因为这有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

而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斋藤健在3月8日最新的表态也反映了日本政府在芯片设备出口政策上的当前立场,即在技术管控与国际贸易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日本、荷兰之所以在半导体技术管控上放弃对美“亦步亦趋”的做法,主要还是自身现实利益的考量。

在日本限制23种半导体设备出口之后,根据日本财务部公布的报表显示,2023年的第二季度,日本尼康的光刻机仅卖出了6台,同比下降60%。不仅如此,因为光刻机所导致的尼康公司利润直接下跌至78.6%,折合经济损失超过32.9亿日元。东京电子、Advantest、DISCO、SCREEN Holdings等日本半导体设备厂商均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实际上,日本半导体设备厂商业绩下滑,仅是出口管制政策最直接的影响。如果日本进一步收紧半导体设备出口管控,还将对其重回半导体强国的雄心产生负面影响。

上世纪80年代,日本芯片制造曾在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50%,但如今却只有10%左右。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日本被美国逼迫签订《美日半导体协议》,使日本芯片制造商不得不降低产能、减少出口;二是日本一直坚持传统的生产模式,从设计到制造均在日本本土完成;三是下游客户的流失。

特别是第三点,日本的出口管制政策必须考量市场的因素。日本之所以曾创造芯片产业在全球市占率第一的市场奇迹,是因为得到了当时日本繁荣的家电产业的支持,形成了良好的产业链闭环。但随着本土下游应用市场的萎缩,特别是在中国大陆、韩国消费电子、家电产业的竞争之下,日本芯片制造商又不能渗透到海外制造商供应链中,导致出现经济泡沫和芯片产业的衰落。

如今,日本希望重振半导体产业,不断扩大半导体产能,则必然要依赖庞大的中国市场。如果中国采取一些对应的反制措施,则会两受其害。

荷兰的情况也是如此。根据荷兰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发布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2023年表现优于预期,净销售额同比增长30%。除部分市场复苏原因外,ASML还受益于中国2023年的强劲需求。2023年,中国大陆替代韩国上升为ASML的第二大市场,占其光刻系统销售额的29%,高于前一年的14%。

芯片产业陷入“冷战思维”

《芯片战:争夺全球最关键技术》一书的作者克里斯·米勒曾断言,芯片已成为大国战略竞争尤其是中美竞争的关键。这一观点具有浓厚的冷战思维,也是美国试图扼杀中国芯片产业、不断升级对华战略打压的理论基础。

在美国看来,技术管制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阻止先进芯片转移到中国,并大幅减缓中国在先进芯片制造方面的进步,同时也会增加中国追赶先进计算能力的成本,更可以进一步把全球半导体产业分化成“中国”和“非中国”这样独立且封闭的供应链体系。

其中,美国在2024年1月启动对中国成熟工艺芯片的调查,就是希望达到这种效果。

2024年1月8日,美国众议院“中国议题特别委员会”共和党主席盖拉格(Mike Gallagher)及民主党众议员克利胥纳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向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寄出联合信,呼吁美国立刻采取行动,运用关税等所有手段,降低对中国大陆成熟芯片的依赖度。

而克里斯·米勒更是建议,给芯片生产商补贴,让许多企业不需要使用含有中国芯片的设备,同时对中国芯片的用途进行严格限制。这一建议无疑会给未来中美正常贸易设置更多的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这一“思维”以及所谓安全利益的影响下,欧盟似乎也在与美国步调一致,开始加大对中国的技术管制。今年1月底,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欧洲经济安全一揽子计划”,其中囊括了对外投资审查、出口管制等五大类加强欧盟贸易工具箱的方法,剑指中国。

据悉,在“欧洲经济安全一揽子计划”推进中,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发挥了重要作用。2023年6月,欧委会出台“欧洲经济安全战略”(EESP),这是冯德莱恩同年3月首度提出对华关注“去风险”而非“脱钩”以后欧盟出台的首个具体措施,也被认为是欧盟对华“去风险”路线的政策化“草图”。

3月4日,受邀为欧盟在制定欧洲经济安全战略上提供业界意见的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SEMI认为,虽然关注竞争对手获取欧洲技术的潜在风险是合理的,但过度实施出口管制可能会产生一系列负面效应。自由贸易合作是保障在地缘政治风险加剧环境中安全稳定的重要手段。过度严格的出口管制可能会破坏这种合作氛围,导致双方在技术和市场上的隔离,不利于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健康发展。而且,SEMI还强调,出口管制确实应该是最后手段。

尽管SEMI给出了自己中肯的建议,但是否能改变“冷战思维”式的竞争显然没有那么乐观,毕竟半导体这一产业的发展是与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紧密相关的。而真正主宰政治地缘对半导体这一战略性产业的影响,最根本的还是利益两个字,就像美国极力压制中国芯片产业,而日本、荷兰拒绝进一步加大技术管制一样。

责编:Jimmy.zhang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阅读全文,请先
您可能感兴趣
据传有600多家企业对该法案的补贴资金表示了兴趣,而且仅先进芯片制造商申请的资金就超过了预留资金的两倍。这无疑会使得很多芯片制造商无法获得其期望的政策补贴额度,特别是台积电、三星。据悉,台积电、三星曾分别计划在美国投资400亿美元和170亿美元。
对于赴美配套建厂的供应链企业来说,美国建厂成本过高同样是比较大的挑战。原定计划的芯片项目以及供应链配套项目投资涌入亚利桑那州,挤压了当地建筑业,造成建筑材料和劳动力成本飙升,以及建筑工人短缺问题。同时,台积电、英特尔等芯片项目的延期更进一步让这些供应商放慢建厂脚步。
欧盟认为,提升本土原材料开采、加工和回收能力,减少对第三国的依赖,并加强供应链的韧性和可持续性,对于欧洲绿色、数字化转型雄心以及国防和太空应用的重要技术至关重要。
自成立以来,IMEC一直在打造中立形象,在这里,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芯片制造商和其他公司可以共同推动下一代芯片的发展。但美国对中国半导体出口管制措施的影响力下,IMEC已经切断其与中芯国际(SMIC)和华为高调合作……
2024年2月28日,惠州华颖电子管理人发布“关于表决《惠州市华颖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破产财产分配方案》的通知书”。这意味着这家广东老牌PCB厂的破产清算程序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
英飞凌将重组其销售团队,以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并提高市场竞争力。2023年以来,半导体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适应外部变化,许多公司选择改变方针或打法,裁员、换帅、重组……预计在将来一段时间内还会有公司发布类似决策。
存储市场规模在经历连续两年的下滑后,2024将回归正轨,今年存储价格呈平稳上升的趋势。得益于先进技术以及新兴市场的应用,存储行业正在从“价格"走入“价值"周期。
在首日的TrendForce集邦咨询新型显示研讨会上,LED与显示领域专家分享了丰富内容,从面板显示和Mini LED背光显示技术趋势、车载显示应用前景,到电视、笔电、监视器终端市场情况等,由上至下深入解析面板显示与Mini LED背光与显示产业链的最新发展状况。进入到第二天会议中,主题转向Micro/Mini LED直显技术,15位LED显示行业专家共论Micro/Mini LED最新技术解决方案与应用市场的开拓,为加速Micro/Mini LED商业化出谋划策。
赛昉科技与超聚变达成战略合作,RISC-V在数据中心迎来历史性跨越
3月21日,由东莞滨海湾新区管委会主办,东莞市发展和改革局、东莞市投资促进局与芯谋研究协办的2024东莞滨海湾新区智能移动终端产业供需交流会在上海圆满举行,超50位智能终端与半导体产业领袖、企业代表与有关部门领导莅临。此次交流活动聚焦东莞滨海湾新区产业优势、政策支持、投资环境等方面,吸引优质企业和投资机构参与,共同探讨合作机会,推动产业发展。
瑞萨RA8超高算力MCU巡回技术研讨会即将迎来收官之站——西安站!3月27日 本周三瑞萨、Arm、LVGL、RT-Thread专家齐聚,深度解析RA8技术与应用!现场两场动手实践,更有RA8开发板、A
RT-Thread携手瑞萨电子以及华秋电子将在今晚8点全网进行Vision Board线上发布会,从产品功能介绍、技术规格解读,到应用案例分享和实际操作演示,一应俱全,带领大家解锁首款ARM-Cote
导语:进入2024年,小鹏汽车1月份销量8250辆,环比大跌59%,是造车新势力中环比跌幅最大的。2月份,销量继续下滑,交付新车仅4545辆。3月19日,小鹏汽车(NYSE:XPEV/09868.HK
目前,开源指令架构集RISC-V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高速发展,RISC-V以其开放、模块化和可扩展的核心特性,极大地降低了开发者参与创新的技术门槛,为整个半导体产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全球已经有70多
 --芯图新势-- 作者&制图 I 芯潮ICID I xinchaoIC时间是一列公平的列车,在分秒之间精准地行走。回顾2023年的中国芯片半导体行业投资市场,无数的前行者怀揣英雄主义,心存理想,想要
  高压放大器是一种重要的电子设备,用于将低电压信号放大到高电压水平。其品质要求对于各种应用领域都至关重要,包括科学研究、医疗成像、通信、工业控制和其他领域。下面安泰电子将详细介绍
一周大事件1、荷兰首相本周访华,ASML在华售后服务或成重点2、三星韩国一工厂失火,三星半导体回应:与半导体业务无关3、部分晶圆代工厂成熟制程报价持续下调,幅度约4%至6%4、消息称SK海力士正在重组
锁定今晚8点瑞萨电子携手RT-Thread以及华秋电子将在3月25日 周一晚上8点全网进行RA8 Vision Board线上发布会直播,从产品功能介绍、技术规格解读,到应用案例分享和实际操作演示,一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推出采购需求标准,或意味着中国将禁止政府电脑使用英特尔和超微半导体(AMD)CPU芯片。同时,中国政府还寻求减少采购微软(Microsoft)的Windows作业系统与外国
xiAMD EPYC 8004系列我们正处在一个算力蓬勃发展的时代,数字化已经深入到千行百业,而个性化算力的需求也随着算力需求的不断细化和发展越发旺盛。作为芯片制造商,AMD一直希望提供与客户需求更加